赖両兄

yohoooo~~~~

同居三十题【白橙】

微博转站lof并不玩贴吧的看这里,我同居十七题放在这里了,呦吼~





第十七题,庆祝某个纪念日
金钟大从没这么紧张过,他看着面前准备的非常丰盛的餐桌,心脏突突的跳着。

他绕着客厅来回走,时不时看一两下表指到几点,又时不时瞥一眼大门口的动静,盯着盯着就出神了,还是因为突然想起来是自己让人把边伯贤支出去来布置这场景才回过神,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骂了自己一两句。

金钟大的心随着指针从八点半指到九点慢慢的平静下来,看着一桌子边伯贤最爱吃的菜,和中间放着他特意跟隔壁小烊学做的蛋糕,脸上愉悦的笑就没撂下过。

结束金钟大傻坐在餐桌前的是打破平静的一通电话,边伯贤特别录制的电话铃声十分突兀的回响在客厅里,惹得金钟大急忙的跑到茶几旁拾起电话看也没看的就按了接听。

“喂?”

“哥啊,伯贤哥刚刚开车回去了,大概没多久就到家了。”软软的声音从听筒处传来,金钟大听着熟悉的声音一下就笑开了。

“我知道了,世勋,你伯贤哥没干什么别的事吧?”

“别的事应该是没有,不过伯贤哥跟灿烈哥喝了点酒,我们看的时候也不像是醉的模样,本来是想让他打车回去的,他说反正周末查的不严他也懒得再过来一趟,不听劝的就开车回去了。”金钟大隔着听筒都能感受到可爱的弟弟因为边伯贤无赖的做法整的多么无奈。

“那应该是喝多了,你伯贤哥他喝不了多少酒还老逞能,每次都喝不过我还次次要跟我比……”

“停停停!哥!我可不想听你秀恩爱的全过程,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伯贤哥回去了,就这样,拜拜~”吴世勋极快的点了挂断电话,使得金钟大十分无奈的举着手机笑着,说了一句“这小子”就听见门铃响了起来。

他借着猫眼往外一看,看到边伯贤顶着一张通红的脸笑的傻里傻气的看着猫眼,金钟大擦了擦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滴,将门打开了。

打开之后边伯贤就一身酒气的将全身向金钟大身上倒去,金钟大只好抱着边伯贤稳住身脚,骂了边伯贤一两句又费劲的侧过身子将门带上。

边伯贤双手搂着金钟大的腰,脑袋埋在金钟大脖颈处,狠狠的吐出了一口气在金钟大锁骨的黑痣上,让金钟大生气的打了后背两下之后,搂着金钟大的胳膊更紧了。

“疼!边伯贤你给我松手!”金钟大差点跳脚,拽着边伯贤的外套就差咬上边伯贤的肩膀了。

边伯贤连忙松了手,要将金钟大的衣服撩起来看看青了没有,结果手刚到衣服下摆就被金钟大打了下去,“我可都知道你这脑子里都有些什么玩意,别给我整那些没用的,哪怕你是寿星。”

“宝贝儿,你都说我是寿星了,我不要点生日礼物不合适吧,对吧~”边伯贤十分不要脸的又抱住了金钟大,贴着金钟大额头亲了金钟大一口。

“礼物是有的,你别着急,我听世勋说你又给他们添麻烦了是吧?”金钟大用胳膊顶开了一段距离,然后伸手向着边伯贤脸发起进攻,“喝酒还开车?自己酒量什么样心里不清楚是吗,还周末查不严要是查的严你是不是还让我去jing ju 捞你这个人啊?边伯贤,你胆子又大了?”

“钟哈,哦戳啦,洪卡吧,黏洪痛得。”边伯贤被掐的话都说不清的求饶着。

金钟大掐了没一会就松开了手,揉了揉边伯贤的脸,一边故作生气的声讨着边伯贤,一边又用恶狠狠的语气安慰着今天的大寿星。

“你没吃多少吧。”

“没有,我就在那喝了点酒和朴灿烈唠了几句打个招呼我就回来了,喝酒之前啥都没吃现在胃里酸酸的。”边伯贤说着还揉了揉胃可怜兮兮的看向金钟大。

“你活该。”金钟大瞥了他一眼,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我去把菜热热你把锅里的饭盛出来,咱一会吃饭,吃完饭你要是胃还疼的话我给你找找药,你吃个几粒儿的。”

“知道了,宝贝儿。”边伯贤亲了亲金钟大的额头,然后就看着金钟大把菜端到厨房挨个儿热去了。

“缓缓缓缓!”边伯贤使劲眨了几下眼睛,轻拍了自己脸颊一两下,跑着去电饭锅里面盛饭去了。他路过餐桌看着桌子中间的蛋糕,不大但是够两个人的分量,样子虽然丑但是上面的字却让边伯贤感受到了满满的幸福。

等两个人收拾好坐在餐桌旁开始吃饭的时候已经忙活儿快半个小时了,边伯贤看着餐桌上全是自己喜欢吃的菜,心里小小的愉悦了下,满足了这一天对于自己想要的生日礼物的期待。

他看着金钟大将蜡烛插在蛋糕上,雀跃的将蜡烛点燃让后又跑到客厅拿了手机关上灯,开启了摄像功能的金钟大催促着边伯贤赶快许愿,声音飘忽的上扬表达着金钟大兴奋的心情。

边伯贤宠溺的看着金钟大急急忙慌的样子,双手合十举到面前闭上眼开始许愿,没过一会儿就快速的一口气将蜡烛吹掉,整间房子进入了黑暗的时代。

金钟大在被搂上腰之前就知道了边伯贤会干些什么,提前的结束摄像将手机放到餐桌上也不去开灯,就站在原地等着边伯贤的降临。可能真的是许多年的默契,边伯贤毫无动静的搂上了金钟大的腰,将金钟大的惊呼声全部堵在嘴中。

两人缠绵的在黑暗中拥吻着,金钟大回应着边伯贤炽热的爱意,边伯贤感受着金钟大温柔又不失点撒娇的回应。当边伯贤离开金钟大的唇时,细细的笑了一两声,蹭了蹭金钟大的头。金钟大有些不满的微点起脚尖,扒着边伯贤的衬衫往上探着头亲上边伯贤的额头。

“老是你亲我这回换我亲你。”虽然是黑暗的空间,但借助着窗外微弱的月光的边伯贤也能看见金钟大那一脸骄傲的模样,笑着伸出手扳着金钟大下巴又吻了上去。

轻轻的,深情的,认真的吻了上去。

俩人在黑暗中腻歪了好一会儿,边伯贤才抱着金钟大将灯打开,自己先坐在椅子上,随后又一把拉过金钟大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宝贝儿,我想吃蛋糕。”边伯贤下巴放在金钟大肩膀上,蹭了蹭金钟大撒娇的说到。

“吃蛋糕的话你自己去切,寿星切蛋糕。”金钟大被边伯贤的发梢搔的有些痒痒,将头往旁边偏了翩。

“我这不是抱着我的大宝贝儿呢吗,我可不想把我大宝贝儿松开呢。”边伯贤说着搂紧了金钟大的腰。

“别在这恶心我了,我给你切好了吧,真是的。”金钟大推搡着后方的人,站起身子把刀子拿了起来,将蛋糕切了一大块,切完之后的金钟大又一屁股坐在了边伯贤的腿上,举着盘子上的蛋糕对边伯贤说着,“哝,这个可以吧。”

“宝贝儿你这一下来的毫无征兆啊…”边伯贤强忍住腿上突然间的疼痛,笑着说,“可以,钟大切多少我吃多少。”

“这还差不多,我自动忽略你说我胖。”金钟大扭过头嘟着嘴说着,然后就要将蛋糕给边伯贤。

“别别别,我想要钟大喂我,好嘛~钟大~~”

“好好好,别恶心我。”金钟大嫌弃的瞥了一眼犯腻歪的边伯贤,拿着筷子给边伯贤吃了一大口堵住了嘴。

“嗯~!很好吃哎!”边伯贤一脸放星星的样子,毫不吝啬的赞美着。

金钟大听着也开心,像猫一样抬起了头,就差后面有一条十分得瑟的尾巴摇摆着表达自己的骄傲了,“那可不,你怎么也不想想是谁做的。”

“当然是我家钟大宝贝儿给我做的啊,礼物我很喜欢。”边伯贤亲着金钟大的脸庞,十分深情的说,“我爱你,钟大。”

“嗯,我知道。”金钟大愉悦的舔了舔嘴角的奶油,转过头亮闪闪的看向边伯贤,“呜呜呜呜啊!这个真的超好吃哎,下次还要找小烊学做蛋糕!”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边伯贤无奈的扶额,看着面前吃的开心的金钟大,宠溺的笑了一下,将头蹭过去把要到金钟大嘴里的蛋糕一口吞下,挑衅的看着金钟大。

“边伯贤你个臭 不要 脸你是没手吗没手吗没手吗?”金钟大拿叉子怼在边伯贤脸上一下一下的质问他。

“你嘴里抢过来的才香嘛。”边伯贤闭上眼学猫样的用头蹭着金钟大,“再说了,你都没好好听我说话,我总得要点补偿费吧,我可是大寿星哎。”

“好好好,大寿星大寿星你干脆上天去得了。”金钟大嫌弃的点了边伯贤额头一下,“我不是没好好听,不就是你爱我吗,我听到了,我也回复你了啊。”

“你那叫回复?正常的不应该情深深的看着我说出我也爱你什么的话吗,你倒好,给我来一句我知道了!”金钟大看着哀怨的边伯贤叭叭叭说个不停的嘴,下一秒又看见他嘟嘟囔囔半天猛地抬起头看着自己,那一下吓得金钟大汗毛都立起来了。

“不行我要补偿我太伤心了我快要伤心欲绝死了!!”

“啊唷不就是补偿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也爱你我最爱你最喜欢你了边伯贤天下第一好金钟大最爱边伯贤了好了吧!”果然是主唱担当这一串话下来说完都不带气喘的。

边伯贤看着一脸理直气壮样儿的金钟大,一下没忍住笑出了声,果然看到怀里的人一脸你逗我的表情看着自己,更加放肆的笑了起来。

“边伯贤你是小孩子吗?”金钟大锤了两下边伯贤的大腿,郁闷的吃着自己做的蛋糕。

“别别别生气我错了哈哈哈哈哈……”边伯贤笑的身子往后仰,手也不忘放到金钟大腰上搂着他不让他掉下去,“我就是…感觉太好玩了哈哈…我错了宝贝儿我真的错了…”

边伯贤咳了两下深呼了两口气摆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对金钟大说:“真的,我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钟大。”

“你老这么说。”金钟大还是郁闷的吃着蛋糕,感觉不解气的攀着餐桌使劲往下压力图要把边伯贤压出个好歹。

“宝贝儿别使劲了我都没啥感觉,你瞅瞅这汗流的。”金钟大听见下意识的擦了擦汗发现并没有所谓的汗,金钟大下一秒死亡凝视就看向了边伯贤。

“我…我我…我不闹了…你别这么看我,真的我不闹了我再闹我就半年不上你的床。”边伯贤想起了那些年被都暻秀支配的恐惧,声音都有些发抖了。

“还是嘟嘟教的好,这招治你最管用了。”金钟大心情稍微好了一点的转过头吃着蛋糕,吃着吃着金钟大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低下头也不知道想些什么。

“边伯贤…”边伯贤听着这声就感觉不对,慌张的想着不会是自己偷摸的藏钱买装备被发现了,还是前天和隔壁小凯出去打球被发现了什么的,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应了金钟大一声。

“生日快乐,我爱你!”金钟大转过头蜻蜓点水般的亲了边伯贤嘴唇一下,随后又笑的灿烂的对着边伯贤说着,“生日快乐,我的边先生。”

“我也爱你,大宝贝儿。”边伯贤抱着怀里的人心中洋溢着幸福。

幸福很甜蜜,不是吗?




后续:
短腿柯基梦龙心里只有一句话:能喂我点吃的吗?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