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両兄

yohoooo~~~~

同居三十题【白橙】

白橙女孩快乐啊哈哈哈哈哈



第十八题,接对方回家

金钟大在组合里毕竟是作词担当,队伍里一下走了两个关键主唱让都暻秀这个唯二一个还在队伍里的主场左右为难,一边加强着自己对声乐的练习,一边又对自己的另外一个演员的职位尽职尽责着。但稳重如他的都暻秀还是会遇到音乐方面的问题。

这不,在周末邀请金钟大来他家做客的都暻秀是这么做的。

你问我为什么不向边伯贤或者是朴灿烈解决答案,答案实在费尽心思。

在各自入伍回归后,公司也给他们这已经算是老前辈的人各自分配了一套公寓房。都暻秀和其他队员在观赏完房子之后以迅雷不及的速度抢过了风景最好,阳光最充足,装修也倍儿棒的向阳房,留下了一堆因为他速度之快而傻的干瞪眼的队员们。

都暻秀看着手中用相框裱起来的照片愣着神,好一会儿才从回忆中走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相框背放在床头柜上,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琢磨着金钟大快要到了,起身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拍了拍脸庞走向了浴室。

都暻秀看着镜子中面无表情的自己,突然对着镜子勾起了嘴角没把自己吓坏了。果然不能强迫着笑,太恐怖了,他想着刚刚那阴森的笑打着寒战想到。

可怜的朴灿烈,被吓了这么多年。

正搓着胳膊上起的鸡皮疙瘩是门铃响起来了。都暻秀听到声音加快速度的从浴室走出来到门口处,深呼了几口气将门想也不想的就打开了。

果不其然的被抱了个满怀。都暻秀面无表情的任由着某人大嗓门吵闹着把自己抱到怀里撒着娇蹭来蹭去。不反感的他将手环住金钟大的身子抱紧在怀里。

“我好想你啊,嘟嘟~”金钟大抱着服完兵役回来之后强壮不少就算了,居然还长了个的都暻秀颤着尾音说。

“知道了知道了,钟大你先松开我放东西去,我把门关上的。”都暻秀被抱得有点喘不上气了,轻拍了几下金钟大的后背让他松手。

金钟大松开搂着都暻秀的手,回手将门带上,又将手上的东西放到鞋柜上,双手搭到都暻秀的肩膀上,很正经的跟他说,“阿秀,哥得跟你商量件事儿。”

“你有什么事儿直说吧。”都暻秀笑着将金钟大的手从肩膀上放下来,随后拉着金钟大把他带到了客厅。

“哇!阿秀你这看着也太舒服了吧!”金钟大看着面对着沙发大大的落地窗,阳光跟不要钱的全铺洒在暗红色的沙发上,不由得松开了都暻秀的手跑到大落地窗面前向下看去,“啊咿,这视角果然感觉很微妙啊。”

“我也是这么觉得。”都暻秀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金钟大旁边,侧过头看着金钟大,金钟大那向往的眼睛闪亮闪亮的,被阳光洒满身的样子可以说是在都暻秀的眼中除了漂亮没别的词语来形容了。

“所以说,你来的目的除去我叫你来之外,应该是还有什么吧。”都暻秀看着金钟大略带僵硬地转过头,嘿嘿嘿嘿的打算用傻笑来糊弄自己,无奈的揉了揉眉心,“别打哈哈了,你和边伯贤要是没事的话,他根本不会放你一个人出来。”

“怎么就不可能了!他管我还管的这么宽了!”金钟大下意识的抬高音量狡辩着。

“得了吧,你俩肯定是出了点事儿,钟大啊,可以的话跟我讲讲吧。”都暻秀想着前几次约了金钟大作曲方面的问题出来,结果看到寸步不离金钟大的边伯贤的样子,又结合了金钟大现在的反应,情商极高的都暻秀一下就明白了俩人之间肯定出了点毛病。

“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暻秀呢。”金钟大嘴角放下了刚刚的弧度,眼神里充满着悲伤,不知想着什么。都暻秀就那么抱着臂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过了没一会儿,金钟大向都暻秀微微抬起一抹虚脱的笑,“暻秀啊,能陪陪我吗?”

——————————时间分界线——————

大概是发生在来都暻秀家的前两天,边伯贤和金钟大之前爆发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吵架了。

可能是边伯贤占有欲强烈,也可能是金钟大保密性做的太全面,到这了边伯贤跟踪金钟大发现这些日子金钟大时不时出去的原因了。

他看着金钟大旁边那男的一会儿搂搂腰,一会摸摸肩的,边伯贤强忍着心中的怒火不跑上前将那男的咬碎。

等等,边伯贤你咬碎是认真的吗?

回到家后的金钟大将好不容易要过来的东西藏在口袋里,高兴的跟边伯贤说着话,边伯贤以为他跟外面的人玩开心了,想想每天金钟大对自己的态度,火一下就上来了。

所以到底是怎样使边伯贤犯这么一个低级错误的呢?

金钟大在边伯贤身边吃着樱桃,一脸满足的闭上眼思索着怎样才能把东西送给边伯贤,偷偷睁开眼瞅了一眼边伯贤,发现他脸色不怎么好,一下就想到了方案,兴奋的转过身子对着边伯贤,先试探的开后问到,“发生什么了,我怎么看你脸色不太好?”

看没有什么反应的边伯贤只是一直盯着自己,无奈的要将东西从口袋里拿出来,还说着“哎呀哎呀,我这里可是有好东西给你呢”。

但话说到半截就被打断了。

“蛋糕好吃吗?”边伯贤冷笑着,金钟大瞬间僵硬了一下身子,转过头看向那个表情有些让他陌生的人,挠了挠后脑勺略带尴尬的回答他,“什么蛋糕啊,你开玩笑呢吧。”

“那饮料总是好喝的吧。”

“西餐吃的怎么样?”

“东西是不是很好看啊。”

“我没看错的话是不是给了你一对戒指啊,钟大?”

边伯贤像疯了一样的逼问着金钟大,而金钟大已经从开始的慌张到最后的愤怒了。

“边伯贤,你跟踪我?”金钟大有些难以置信的同时又感到了些许的失望。

“对,我跟踪你了,我这几天想找你不是推脱就是出门有事见朋友。”边伯贤伸出手扳着金钟大的下巴,“感情是这么个外出见朋友法啊,怎么,我一个人还满足不了你是吧。”

“边伯贤,说话要经过大脑,没事事实依据的东西不要拿出来丢人现眼了,你真的太让我生气了,你不是想知道我出去干什么吗,给你!”金钟大狠狠的拍下边伯贤的手,看也不看的将口袋里的东西扔到边伯贤身上,拿着外套也不换鞋的就跑了出去,梦龙还以为要带它出去玩,刚要跑到玄关处就被门砰的一声吓得汪汪叫。

边伯贤看着砸到自己身上之后掉到沙发上的盒子,将盒子拿过来打开,看见里面的东西瞬间什么都明白了,匆忙的跑到门口将门打开要寻找金钟大,哪还有什么金钟大的影子。

确实是找不到金钟大的,他刚跑出门就遇见了隔壁的小烊,小烊看他的样子不对劲就担心的开口问向金钟大,“哥,你怎么了?”

金钟大听声音猛的抬起头,跑到他身边有些慌张地问着他,“小烊,我能在你家住一晚上吗,沙发都没问题的。”

小烊皱了皱眉,二话不说的拉着金钟大往家走,快速的打开门将金钟大和自己隔绝了外面的世界。

小烊将金钟大带到沙发上让他坐下来休息一下,自己起身就去厨房接了一杯水又快速的帝到金钟大面前让他喝口水之后再说法生了什么。

金钟大喝了两口水,整个人都笼罩在悲伤之中的样子让小烊发现事情好像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哥,你是跟伯贤哥吵架了吗?”小烊有些小心的问着他。

“嗯,大概我这几天都没准不会回去的。”金钟大一脸抱歉的对着小烊说,后来想到了什么,“啊,我后天得去阿秀家,可能不会麻烦你们太久,不过就是如果你看你伯贤哥过来问我人的话你就直接跟他说不知道就好,我…”

“我知道了,哥你放心的在这里待着吧没事的。”小烊看他转移话题的样子只是摸了摸他的头,“哥,如果事情不大的话就要快点和好啊。”

“嗯,谢谢你了。被比自己还小的弟弟安慰什么的我可真是有够差劲的。”金钟大吸了吸鼻子有些颓废。

“没有的事儿,哥如果有什么事过来找我聊天解闷什么的都可以的。”小烊起身伸了个大懒腰,“哥快到晚上了,我去做饭,你想吃点什么?”

“我什么都好的。”金钟大连忙摆手拒绝着,“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如果可以的话,”小烊想了想,“能帮你缓解现在心情的话那么就来吧。”小烊笑的双颊梨涡显现着,金钟大听后也起身将袖子撸了起来,跟着小烊进了厨房。

————————————回忆完——————

“这么说,钟大。”都暻秀思索了一下,“你来这之前的那一天都在你邻居那里住?”

“没有,我不好意思,第二天上午我打了声招呼就走了,他们还给了我一双鞋,虽然我穿着有点大吧,但好歹胜在没有啊。”金钟大抬起脚让都暻秀看着大了两圈的鞋。

“苦了你了。”都暻秀想象着金钟大啪嗒着鞋过来找自己的情形小笑了一下,“那钟大,我问你正事儿,你告诉我那男的搂你腰,摸你肩,带你吃饭和甜点什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金钟大犹豫了一下,后来自暴自弃的将自己往后一摔摔进了沙发里,对着都暻秀说:“实话跟你说吧阿秀,我原本是想求婚的。”

“求婚??”都暻秀有些被吓到了。

“对啊,求婚喽。”金钟大闭上眼睛重复着,“我们俩也不小了,也到了那个年纪了,我每次看到伯贤他对我那么好,我就也想加倍对他好回去,但是我每次做什么都不及他对我做的那些好,正好我有一个朋友是做戒指的,我就跟他商量着做一对戒指给边伯贤,让他好好开心开心。”

“我躲着他是因为我不想让他看见我的设计图,老出门时去我朋友那看看成果顺道催催他快点做完了。”金钟大扣着手指,“谁知道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那你朋友对你做的那些事儿呢?”都暻秀皱着眉问到。

“那是有原因的!”金钟大听后猛的坐直身子,“我当时看戒指入迷的很,他搂我腰是怕我被旁边的车子撞到,他摸我肩是怕我走到什么不平常的地方摔个残废什么的,他居然说我要是摔着了还得赔我钱!赔我钱!哪有这样的人啊!”

“那吃饭和那些甜点什么的呢?”

“那都是我花的钱好吗!”金钟大欲哭无泪,“他说给我做戒指就不要我钱了,让我陪他吃顿饭,谁能想到他一分钱都没带狠狠的宰了我一笔,虽然那确实是我该请的,但我还是很生气的。”

“合着边伯贤就只看到了表面没看到真相?”都暻秀最后总结着。

“那必然啊!只有他那大傻子才能干出这事来冤枉我了!”金钟大大喊道,瞬间整见屋子都充斥着他的声音。

“好了好了别激动别激动。”都暻秀拍了拍金钟大因情绪太过激动而起伏的后背,“既然你跟那朋友什么关系都没有,那你就跟边伯贤解释啊。”

“我不!”金钟大环抱着双臂向后一倒,皱着八字眉撅着嘴一副十万个不情愿的样子。

“所以说这是因为啥啊。”都暻秀被他那样子逗的笑了起来,摸了摸他的头细心的问着。

“你们怎么都摸我的头!”金钟大拿手扒拉了两下头发问着都暻秀。

“因为摸着很舒服啊,不管是触感还是心理上的,感觉像是顺猫毛一样呢。”都暻秀真挚的回答着。

“什么猫!我不是猫,我可是虎!虎!”金钟大像只小奶猫一样扬着爪子抗议着。

“是是是,你虎,你最虎,这样好了吧。”都暻秀笑得趴在沙发上喘不上气来了都。

“你才虎!呀,说正事呢!”金钟大瞪了他一眼,“我不告诉他是因为他太让我失望了,真的,他不那么说真让我看不出来他不信任我什么的。”

“没准是太爱你了呢。”都暻秀看着前方的落地窗,窗外晚霞映照在两人身上。

“他爱我?他爱我还这么说我,未免太过分了吧。”金钟大翻了个白眼。

“就是因为太爱你才这么做……”都暻秀嘴里嘟囔着,又转过头笑得意味深长的对金钟大说了一句话,“不明白的话,你最好回去之后跟他好好聊聊吧,是时候了解一个真正的边伯贤了,钟大。”

“不是病哦,钟大,这不是病,你得慢慢来。”

都暻秀的那一句话一直环绕着金钟大的耳边,伴随着入了眠。

一夜过后,金钟大在都暻秀家的客房中,被耳边的心跳声而吵醒了,一睁开眼就看到笑盈盈的边伯贤柔情又宠溺的看着自己。

一瞬间,金钟大吓得直往后滚。

但没滚成,边伯贤搂着他的腰呢。

“边伯贤你给我放开!我还没原谅你呢!”金钟大脚蹬着边伯贤。

“钟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跟踪你的!”边伯贤长腿一压就抑制住了金钟大躁动的双腿,一脸诚恳的对着金钟大说,“我不该不过脑子说那些混 蛋话的。”

“放开我。”金钟大被压住腿后挣扎了几下就放弃的将头扭到一边不看他一眼。

“宝贝儿,我真的错了,我不该被愤怒蒙蔽了双眼,我不该不信任你,我混 蛋,回家之后你怎么罚我都行,宝贝儿,你别生气了。”边伯贤揉捏着金钟大的小手,脑袋蹭在金钟大偏过去的脖颈旁撒着娇。

“边伯贤,这事儿咱俩真没完,你在这跟我整这些的都没用。”金钟大抽出手将边伯贤的脑袋推到一定距离转过头直视着他的眼睛。

边伯贤在金钟大的目视之下渐渐的淡去了不正经的形象,瘫着一张脸对着金钟大坦白着。

“实话说吧,我控制不了我自己。”边伯贤看向钟大的眼神既迷恋又带了十分的危险气息,“我完全控制不了我对你的占有欲,钟大,钟大啊,我爱你啊,我太爱你了啊,我爱你爱到甚至想把你和我的身体连接起来,我一刻都不想离开你的那种的爱啊,钟大啊,你能懂吗,你能懂吧…”

“我真的只是太爱你了,真的…”

边伯贤看着眼前突然放大的脸和嘴上柔软的触感,眼睛睁的大大的。

金钟大只是吻了他一下后又迅速退回原地说着,“就这么爱我吧,伯贤,就这样爱下去吧。”

“嗯,就这么爱你。”边伯贤覆了上去开始了两人缠绵又深情的吻。

————————————可爱拉灯—————

等金钟大舒服地靠在边伯贤胸怀点着边伯贤好不容易练出来的腹肌时,突然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哪!”

“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多了解你啊。”边伯贤刮了刮金钟大的鼻子,低下头又伸出手描绘着那令他着迷万分的唇形,“不过是暻秀打电话给我的,也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了。”

“啊!那我要求婚的事情岂不是也暴露了。”金钟大一口咬伤边伯贤的手指,然后又一脸嫌弃的吐了出来。

“是啊,知道……”边伯贤正看着怀里的奶猫心悦得很,片刻才反应过来金钟大说了些什么,大声喊着,“啥!求婚??”

“你不知道啊,我以为阿秀跟你说了呢。”金钟大看他这反应就发现自己把事情抖了出来了。

“我他 妈怎么可能知道,我怎么可能不会想到呢!!”边伯贤狂躁的抓起头发,思索了一会将金钟大的手握住一脸严肃的跟他说:“走吧,我现在就订机票,咱俩下了飞机就去领证,走,我补你一求婚。”说着起身穿起了衣服。

金钟大看着一脸亢奋的人穿着衣服的人,撇了撇嘴,“不,不跟你结婚,你求婚我也不答应你。”他看到边伯贤因为他这么一句话穿错了一条腿,慌张的要过来结果被拌了个脸朝地,最后哭丧着一张脸爬到床边,扒着床边借力以一种十分妖娆的姿势看着金钟大。

“看我也没用,不到时间我不会答应你的。”金钟大推了推边伯贤的脸。

“还不到时间啊,咱俩都快要奔四了啊,祖宗。”边伯贤激动的腾出一只手将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握住放嘴边亲了一下,“宝贝儿~”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啊,反正我说不结就不结。”金钟大抽出手一转身将后背留给边伯贤,留给一个哀嚎着不要啊的边伯贤,又来了一句暴击,“下午回家,哪都不许去。”

到了最后两人回到家还是带上了戒指。




——番外

“喂,边伯贤,咱俩谈谈吧。”都暻秀看着窗外明晃晃的月亮,不知心里想着什么。两人聊了很久,不管是有用的还是没用的,不管是正事儿还是不正事儿,聊了很久。

都暻秀挂了电话之后还是忍不住难过与心中的嫉妒,但他只能忍受不能放纵,他悄悄推开了客房的门,走到床边坐了下去,看着一脸满足的金钟大的睡眼,伸出手轻轻的触碰着他的脸庞,“要幸福呢,钟大。”

看了没一会儿,他就走了,带着无尽的痛苦与被迫的释怀,结束了一厢情愿的感情,走出了那暗恋的门。

并关上了门。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