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両兄

yohoooo~~~~

同居三十题【白橙】

我补上了不容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已疯


第十九题,离家出走
金钟大在看到桌子上的照片时右眼皮跳了一下。他将照片翻过来就发现上面有着边伯贤那歪歪扭扭的字体:

“宝贝儿我离家出走喽~记得想我,爱你~”

金钟大翻过照片看边伯贤不知何时照的一张wink照,气愤地将照片扔到桌子上,拿起手机拨起电话,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就开始大骂:“边伯贤你成心没事找事吧,几年前的招式还给我来一遍,离家出走就不要给我回来了!”

然后金钟大就把电话挂了。

举着手机,屏幕却离自己耳朵八丈远的边伯贤:……

“完了完了,回去不得死翘翘的了。”边伯贤看着已挂断字样的屏幕叹了一口气,看着面前正辛勤劳动的人,“不是,你看在我这冒着生命危险的份儿上就不能给我做快一点吗?”

“急什么!我又没说要你过来看着我做戒指的。”那人头也不抬的继续绘画着,想要创造出更好的效果,“再说了,这戒指这么重要,咱吃点亏不介意的,反正你都过来了,到时候哄哄服个软不就得了。”

“你以为谁都跟你家那位一样有颗宽容的心。”边伯贤向男子翻了个白眼,“不过我就喜欢我家钟大气呼呼的样子,可爱,控制不了自己的下半身了都。”

“啧,快找个地儿待着去吧,你在这都碍着我思路的自由发挥了。”那人一脸嫌弃的看着边伯贤的样子,随后又转了头继续奋斗,“认识你这么久头一次才知道你这么变态。”

“什么叫变态,这叫爱。”边伯贤打开手机相册翻看着里面不知何时偷拍的金钟大的照片,有安静睡觉的金钟大,有跟梦龙玩的开心的金钟大,当然还有在床上的金钟大,好吧是清理完之后累睡着了的照片。边伯贤看着看着满足感就爆棚了起来,轻轻的亲吻了无名指上的戒指一下,心情十分愉悦的对男人说,“你就接着弄吧,我休息一会。”

“知道了知道了,滚吧。”那人可能是思路卡着了,随意的摆了摆手开始轰人了。

“切。”

———————————————————————

这边再说金钟大。

金钟大挂了电话之后整个人郁闷的将自己摔进沙发,鼓起脸当包子,心里开始疯狂的抽小布偶边伯贤。

“明明就是出去玩不带我还说的那么过分,离家出走,还敢给我说离家出走!”金钟大气鼓鼓的想着,然后冲着空旷的客厅大喊道,“去死吧!”

喊了一通的金钟大果然感觉心里舒畅了好多,突然想起来往常边伯贤在的时候自己都没办法一个人出去玩,现在不就是一个自己出去浪一浪的好机会吗。这么想着的金钟大马上就付诸于行动了。

“喂,哥~”金钟大兴奋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声音也带上了撒娇的意味。

“嗯?钟大,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那头的声音果然跟他那如水的性格一样温和,虽然有时候很搞笑吧。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吗,你这么说我可真伤心啊,俊勉哥。”金钟大嘟起嘴不满的说。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伯贤不在吗?”

“别跟我提他!”

“嗯嗯嗯?你俩这是发生什么了?是他欺负你了还是怎么了,你跟哥说哥帮你教训他,不过要是你的错哥就帮不了你了,哥跟你讲,哥是一个讲理的人……”

“停停停,哥你快别唠叨我了,我被他烦的够够的了才在你这里找点安慰,你还这么说我。”金钟大快委屈死了。

“那你倒是告诉哥你俩怎么了啊。”那头略带无奈的声音传来,金钟大就知道自己说出来肯定又免不了一阵叨唠。

“哎呀!边伯贤他离家出走啦,丢下我和梦龙离家出走了!”金钟大看见听到他呼喊的梦龙啪嗒啪嗒地踩着地板跑过来,然后上半身扒着他的大腿想上来。

金钟大只好单手将梦龙抱到自己旁边,但后来又想到梦龙正是掉毛的时候,虽然掉的不是很多但收拾起来也很麻烦,因为边伯贤有千叮咛万嘱咐他不要让梦龙把家里面弄乱了,但又想边伯贤都离家出走了,也不管的开始呼噜梦龙的毛,留的沙发上全是棕色的短毛。

“离家出走?伯贤这孩子不会干这种事情啊。”金俊勉有点难以置信的说,之后又想到金钟大也不是一个爱说谎的人,“他是不是有事儿出去的。”

“我当然知道他是有事才出去的啊。”金钟大摸了摸梦龙的头,看着梦龙傻愣愣的样子笑了一下,“可就是这样我才不开心嘛,他居然拿几年前的招式糊弄我,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啊,居然还要瞒着我。”

“几年前的招式?”

“就是当年咱们拍综艺的时候,圣诞节那天不是抽签选礼物嘛,就那个招式他又给我来了一遍。”金钟大十分郁闷的说,“都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幼稚。”

“大概是不想让你担心吧,体谅一下啦,伯贤也不容易。”金俊勉笑的十分爽朗,“你要是无聊的话来这边找我们玩啊,我们正好要在这边待上一段日子。”

“真的?”金钟大一下就兴奋的,整个人都从沙发上弹起来了,“那我带着梦龙好不好,正好梦龙好久都没看见灿烈了,让灿烈带带这个小胖子好好溜溜去。”

“你可快别说灿烈了,我快被他折腾死了。”金俊勉一听到这个名字就要哭,“你过来吧,我们都在公司这边呢。”

“嘿嘿嘿,一听就是灿烈肯定又干什么坏事让你擦屁股了。”金钟大打着电话跑向了卧室翻找起衣服来,“那我就带几件换洗的衣服了,我觉得短时间内我会不会回来还是一回事呢。”

“好吧,只要你保证伯贤那小子不会把错全推在我身上。”

“绝对不会嘿嘿。”金钟大拿着纸袋说着,“他要是敢我就打他,敢怪哥真是反了他了。”

“哈哈哈,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那你就收拾收拾吧,我跟那帮人说一声的。”金俊勉在那边笑了起来,然后听到了金钟大说了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电话。

金钟大将手机扔到床上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又掏出一件小蜜蜂的狗狗衣,先是嫌弃了一番:“这边伯贤都什么破品味,给梦龙买这么花的衣服也不怕蜜蜂过来蛰他儿子。”

然后又叫了几声梦龙,细心温柔的哄着梦龙将小蜜蜂穿好,站起身看着抬头看着自己的小柯基萌得心都颤颤的了,“别说还真挺合适。”

之后又给狗套好绳套,关好窗户和煤气,再把电闸拉下来,最后再检查了一下自己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准备完毕的金钟大终于牵着梦龙拎着一个大纸袋关上了家门走上了回娘家的路。

呸呸呸,走上了找队友的路。

金钟大坐车坐了好久才到了金俊勉他们所在的公司,跟门卫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心情十分愉悦的就上了楼,等到电梯门开开就碰见了正好要下楼拿外卖的老小吴世勋。

“你要拿的是这个吗?”金钟大左手牵着小梦龙,右手抬起来给吴世勋看了看那个塑料袋,上面还有一张便利贴。

“钟大哥!”吴世勋激动的扑到金钟大身上表达着自己的喜悦,抱了有一分钟之后就松开了胳膊将金钟大右手拎着的东西都抢了过来,“很累了吧,辛苦了,我来帮哥吧。”

“那真是谢谢世勋喽。”金钟大牵着梦龙跟着吴世勋走着,顺道开始问起了家常,“最近还好吧,通告还那么多吗?”

“倒是没有原先那么多到没时间歇息,不过还是蛮多的。”吴世勋想了想说了出来,“哎呦没事啦哥,我可是男人了男人,不用担心。”

“担心你的话你想多了。”金钟大看吴世勋一下就可怜巴巴看着自己的脸就笑起来了,狠狠的呼噜了一把吴世勋的头发,“走吧走吧,你不累我就放心啦,快带路吧。”

“知道了。”吴世勋笑的眼睛成了久违的月牙,长腿一伸就又带起路来。

事实上两人没走多久就到了休息室门口,吴世勋将门打开之后先喊了一声“钟大哥来了”,然后往里走给金钟大让道。

“嘿嘿,有没有想我啊~”金钟大扒着门口探了个小脑袋,然后蹦了出来拉着梦龙进来了,进来的时候顺道把门也带上了。

最先激动的是金钟仁,毕竟他跟吴世勋都是被金钟大宠的弟弟,看都不看自己定的炸鸡就猛的扑向金钟大给了金钟大一个熊抱。

“哎呀,我们家钟仁怎么感觉变白了点呢,看着都不习惯了。”金钟大拍了拍金钟仁的后背让他放开,等金钟仁放开之后又弯腰将梦龙脖子上的绳索解开让它自己撒欢玩去了,拍了拍金钟仁的后背说,“不错啊,长得这么帅了都。”

“哥…你都两年没来看我们了。”金钟仁委屈。

“啊哈哈……我这…不就来了吗。”金钟大用手指挠了挠自己的脸颊眼神飘忽着。

“行了钟仁,钟大好不容易来一次你就别那么多事了,快去吃你的炸鸡。”后面的朴灿烈一把推开金钟仁,然后将金钟大圈在怀里抱住,蹭了两下之后又放开了,“好久不见呐钟大,我怎么感觉你胖了呢。”

“你闭嘴!”金钟大恶狠狠的瞪了朴灿烈一眼,“就你长嘴会说话了是吧,俊勉哥还跟我控诉你无理取闹的行为了呢,多大的人了傻气一点都没散。”

朴灿烈被金钟大戳着胸口教育着,等金钟大说完了之后一脸伤心欲绝的表情跑到梦龙身边坐了下来,抱着梦龙就开始哭:“你瞅瞅你妈,跟着俊勉哥一起欺负我,没天理了呜呜呜。”

“别拿你演戏那一套对付我啊,我可是吃的够够的了。”金钟大瞥了一眼朴灿烈无情的说。朴灿烈听完后就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抻抻梦龙的腿拉拉梦龙的尾巴,嘴里还嘟囔着“哎呀好久不见梦龙你怎么胖了呢”。

梦龙:你抻我腿扽我毛还嫌我胖?

金钟大看他这傻样无奈的笑了,上前呼噜了一把毛然后问朴灿烈他其他人都去哪了。

“他们啊,还没吃完饭呢,应该快回来了。”

“那你们仨怎么回事?”

“我们俩是不想吃火锅。”吴世勋举着鸡腿说,“我最近有点长痘不让我吃辣的刺激的,钟仁是听见我要吃炸鸡就一定要吃炸鸡的,灿烈哥…”

吴世勋想了一下,最终一脸疑惑的看向朴灿烈,“你放着火锅不吃在这待着干嘛,你好像也没订饭吧。”

“啊哈哈哈哈我啊…”朴灿烈尴尬的呼噜了两把狗毛,“当然是,减肥啦…”

“行了一看他这样就是自己作的不让吃饭了。”吴世勋翻了个白眼,然后转向金钟大,“就这样子,我们仨在这里待着。”

“那可真是苦了你了,不能吃饭什么的。”金钟大一脸不忍的看着朴灿烈,朴灿烈也一脸果然你最懂我的表情,“不过别想了我吃完饭过来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朴灿烈:冰冷的暖风拍打着我的脸。

“但是世勋啊,你这不能吃刺激的还长痘的话,炸鸡什么的得放下吧?”金钟大一脸柔和的看向吴世勋,吓得吴世勋一下就把炸鸡推到一边了,嘿嘿哈哈的打着马虎应和着是啊是啊。

金钟大看着他这个样子无奈的笑了笑,“算了,就这一次吧,吃够了这一阵子不许再吃了啊。”

“哥你最棒!”吴世勋抬起双臂欢呼着,然后又将推远的炸鸡拉了过来,在朴灿烈恶狠狠的注视下比了个鬼脸。

“这俩人幼稚死了。”金钟仁看这俩人的小动作嘲讽的笑了笑,慢条斯理地吃着自己的炸鸡。

也没安静多会儿,就听见门外有脚步声,然后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金珉锡,还是一如既往的童颜担当,但举手投足之间都存在着一股男人十足的风范。

“哦莫,这不是钟大吗,怎么有时间来这里了,梦龙也来了。”金珉锡走上前抱了抱金钟大,环顾了一下四周说出了自己的疑问,“伯贤没跟你一起来吗?”

“他,死了。”金钟大翻着白眼,结果被金珉锡打了一下。

“什么死了不死了,多大岁数了还不会说话呢。”金钟大委屈巴巴的捂着被打的后脑勺,“我错啦,不过确实是边伯贤把我和梦龙扔在家里出去玩。”

“谁说出去就一定是玩呢,可能是不想让你担心啊,你是不是跟边伯贤喊来着?”

“嗯…”金钟大低下头默默沮丧着,剩下三个人看见金钟大这样子心里想“果然还是大哥厉害”。

“傻子。”金珉锡看金钟大那样子就放弃了要教育他的心思,又上手呼噜了两下毛,“既然都来了就好好玩,别想那些没用的了。”

“嗯知道了哥。”金钟大抬头看着金珉锡那一脸无奈的样子嘿嘿嘿傻笑了一番,“不过我记得我给俊勉哥打电话的时候他说告诉你们啊,怎么你们像是很震惊的样子。”

“我去健身了。”金珉锡走到桌子那边拿起一瓶水打开就喝,“我本来是想健完身就直接去吃饭,但是忘了点什么东西就回来了。”

“我们三个是本来就不知道,钟大哥你应该是在俊勉哥吃饭的时候打的电话吧。”金钟仁看着金钟大一脸诚恳地说。

“那就是了。”金钟大为金俊勉的做法感到无奈,抿着嘴歪了歪头,但随后说曹操曹操就到。

金俊勉推开门后就看见有六双眼睛盯着自己,摸了摸自己的脸扯了一抹嘴角开口说:“我脸上没什么东西吧,你们怎么都看我?”

“哥啊~”金钟大跑到金俊勉跟前蹦了上去,金俊勉下意识的就接住了,在四双“你不怕边伯贤neng死你”的眼神示意下接住了。

“哎呀,钟大来的这么早呢,我还以为你会晚点来呢,快下来快下来,哥腰快断了。”金俊勉笑的温和的拍了拍金钟大的后背,金钟大就从金俊勉身上下来了,“哥这健身整得不错啊,我这么蹦都能接住了,还那么稳。”

“不是健身的事儿,是你太瘦了好吧。”金俊勉一俩无奈,“伯贤怎么养的你,这点都养不胖。”

“他有好好让我吃饭啊,但是我就是胖不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金钟大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又踢了踢腿,“对了,阿秀和艺兴哥呢?”

“上面有人找就过去了,可能一会就回来了吧。”

“噢,好想阿秀啊~”金钟大揉了揉跑到自己跟前的梦龙的头。

“想我摸梦龙的头管用?”深沉的声音在开门声响起之后随之而来。带着清爽的笑意,那个酒窝少年在后面开口,“真伤心啊,钟大都不说想我。”

“怎么能不想啊!”金钟大一下弹了起来,跑到张艺兴身边抱着张艺兴就开始蹦,张艺兴只好无奈的将兴奋着的人儿推开,都暻秀看着这场面无奈的笑了。

“来来来。”金俊勉拍了两下手,所有人的视线就都在他身上了,“既然人都到齐了,那就好好欢迎一下两年没见的钟大吧?”

众人无语的看着金俊勉。

“好吧,就这样吧,不要理我。”

———————————————————————

边伯贤一到家打开门发现地板上面都落灰儿了,他想着我这才走了四天都不到不可能会落这么一层灰的象征性的叫了两声钟大,可连一个梦龙的影都没有就更别说金钟大的影了。边伯贤想了一想,无奈的将袖子撸起来,开始了自己的整理大业。

打扫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把家打扫成能住的样子,虚脱般的坐在沙发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拿起手机给金钟大打了个电话,在听见熟悉的声音时,三天没见到金钟大的思念蜂拥袭来。

“钟大,我好想你。”
“你去哪了,我把家都打扫了一遍也没看到你给我留的纸条。”
“钟大,我错了,不应该把你扔家里的,你现在在哪我去接你。”

金钟大听着那头的声音也是一阵心疼,从边伯贤的语气中可以听出边伯贤的委屈,更多的是察觉到了他的疲惫。过了这几天金钟大早就不怪边伯贤的所作所为了,更贴切讲金钟大根本没怪过边伯贤,哪怕当时给他打电话说的那些话,也都没有半点责怪。金钟大看着周围练习着的队友们,默默的走出了练习室。

“伯贤,我没有生气。”金钟大扶着栏杆看着外面的天空。

“那宝贝儿你去哪了,梦龙跟着你一起走的?”边伯贤有些急切地说道。

“我,我离家出走了!”金钟大撅着嘴嘟囔着,“梦龙他爸都不管他不就得我管吗,他爸爸都把他儿子扔在家了,我这个做妈 的再不管孩子就没人爱了。”

“那个死兔崽子扔家里死不了。”边伯贤嫌弃的说,“宝贝真别闹了,你在哪呢?”

“谁跟你闹了,我说我离家出走了!”金钟大想一定要让边伯贤知道自己的厉害,就开始自己的死磕到底计划,想了想肥嘟嘟的梦龙,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宝贝儿,你回来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咱别闹,告诉我你在哪我去接你。”边伯贤知道自己的小祖宗又闹别扭了,就耐心的哄着。别扭的人嘴上可能说着不在意但是心里却在意的要死,边伯贤快要溺死在他这口是心非的性格里了。

“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告诉你了。”金钟大故意拖长音调,“我呢,在金…”

“你哥那呢?”

“你听我讲完了!”金钟大着急的喊了出来,“你怎么不听人说话呢,算了算了被你这么一闹我都没心情了,俊勉哥他们前些阵子刚回来,我现在跟他们在一起呢。”

“等我。”听筒变成了一阵忙音,金钟大啧啧的砸吧了两下嘴,收起手机又走进了练习室。

金钟大看着队友跳了没多久,就看见一个人推开门跑了进来,然后金钟大就被狠狠的抱在了怀里。

“宝贝儿,我好想你啊。”说着还蹭了两下,侧过脸亲了亲金钟大的脸和头发,在马上要上升到情不自禁的接吻时,旁边此起彼伏的咳嗽声音响起,让边伯贤这才发现队友们全在。

“想不到啊边伯贤你还有这样一幕。”朴灿烈嘲讽的一笑,成功收获了边伯贤呵斥,“就你有嘴闲的慌了,练你们的舞去。”

朴灿烈:我是不过夫夫好了吧好了吧好了吧。

“伯贤,你就这么跟大哥说话的?”边伯贤只感受到从脊椎窜到脖颈子的凉气袭来,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先行一步的放开金钟大转身对着金珉锡鞠了个躬说了句对不起大哥,金珉锡看他这样子点了点头。

直起身子的边伯贤松了一口气,看着在旁边偷笑的金钟大无奈的掐了掐他的脸,“小混 蛋。”

“你才是呢!我跟你讲他们都向着我你别欺负我,我让大哥打你!”金钟大拍开边伯贤的手跑到金俊勉身后一脸防范。

“乖了钟大,我来接你回家了。”边伯贤无奈地上前拉过金钟大的手,对着众人点了点头就将人带了出去。金钟大挣脱不开只好回头扬了扬手喊着:“我会常过来看你们的,那我先走啦!”

队友看着被拉走的金钟大,个个陷入沉思,最终吴世勋打破了僵局,“有没有感觉伯贤哥越来越霸气了。”

“这个确实,伯贤看起来不仅没有钟大说的那么幼稚,还莫名的很有安全感呢。”金俊勉摸着下巴说。

“爱的力量果然很强大。”张艺兴在旁边笑的意味深长。

“管他呢管他呢,钟大也被领走了,咱现在要加快进度了,各位快点进入状态啊,毕竟下周就要去拍MV了,抓紧练习吧。”金俊勉严肃的对着还保持送别姿势的各说到,众人在金俊勉的提醒下慌乱的找自己的位置开始了新一轮的练习。

眼看边伯贤快要把自己扯到门口了,金钟大连忙叫住边伯贤,“我衣服还没收拾呢,梦龙还在宿舍待着呢,你这么着急干什么。”

“哦对,还有梦龙。”边伯贤恍然大悟的看着金钟大,然后又牵着金钟大走向宿舍楼,半道金钟大还跟边伯贤解释着,队友们其实都有自己的公寓,但是他不想跟他们住一块索性宿舍还留着,也有定期打扫,就住了进去,两人的手在阳光照耀下慢慢的变成十指交缠,而一前一后的走法也变成了并排行走。

打开门的金钟大果不其然看到了打了兴奋剂的梦龙来回绕着他们俩转圈并且哼哼叫着,金钟大只好将边伯贤推了出去让边伯贤哄着梦龙,他去收拾东西。

边伯贤看着在自己手里十分乖巧的被顺毛的梦龙,小小的嘟囔了一句“羡慕”就放开了手站了起来,走到正在收拾衣服的金钟大身后一把抱住了金钟大。

“呀边伯贤你要是还想接我回去的话就别闹,我收拾衣服呢。”金钟大被边伯贤呼出的气喷洒在敏感的脖子处弄的一阵酥痒,缩了缩脖子要掰开环住自己腰的手。

“不,我好想你啊钟大。”边伯贤一下一下的亲着金钟大的耳朵,慢慢的变成了含在嘴里,感受到了金钟大身体轻微的颤抖,又顺着耳朵向下开采着,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痕迹。

“呀啊…伯贤,别闹…”金钟大被含住耳朵之后有些站不稳,将全部重量托付给边伯贤,靠在边伯贤怀里感受着他的想念。

“没闹。”边伯贤这边开采完了就换另一边,手也顺着金钟大宽大的卫衣衣摆滑进衣服里抚摸着熟悉的肌肤,感受着熟悉的体温。

“别,你控制一下你自己!”金钟大发现事情有些无法控制,就狠狠的踩了边伯贤脚一下,惹得边伯贤一阵惨叫,他看着边伯贤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脸因为刚刚的刺激有些红润润的,“都说了别闹别闹还跟我闹,有什么事情回家不行吗!猴急什么!”

“我错了钟大。”边伯贤撅着嘴委屈的看着金钟大,“不过钟大你刚刚那一脚好疼啊。”

“疼了吗?”金钟大又慌张的蹲下来看着边伯贤的脚,情绪又转变了愧疚,“我明明没用多大力气的啊。”

“宝贝儿。”边伯贤伸手抬起金钟大的下巴吻了上去,只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就离开了,一脸温柔的看着金钟大说:“这样就不疼了。”

金钟大红着脸看着边伯贤,伸出手打了一下边伯贤,
“混 蛋,下次再离家出走我就真不要你了。”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