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両兄

yohoooo~~~~

手语【下】

我感觉我没写好,感谢观看。

上戳👉 手语【上】




10.
没过多久,队员们陆陆续续的都来了,每个人进入病房前都被在门口守着的边伯贤提醒着一件事:
“钟大他不能说话,别刺激他。”

用什么来形容每个握着门把即将要进入病房的人的心情呢。
答案无解。

金钟大感受着一个又一个队友给予自己的拥抱和鼓励,虽然一脸愉快的哄着自己开心,但却掩盖不了眼睛深处埋藏的真正的感情。

吴世勋小,被队里的成员宠着长大的,外表可能是一个很成熟的男子,但本质却跟小孩子没什么差别。
听到边伯贤这样告诫自己,吴世勋忍不住自己的伤感,红着眼睛迅速的将门打开跑到床边扑到金钟大身上,将头埋进金钟大的怀里。
一个180+的男人用尽力气时不时沙哑着嗓音低吼着表达自己的伤痛。

金钟大却只能紧紧的将么儿搂进自己怀里,脑袋贴着么儿的发旋。
他连最起码的安慰都无法做到了。

真残忍。
金钟大勾起虚弱的嘴角,默默流泪着。

11.
最后一个是急急忙忙从中国赶过来的张艺兴,张艺兴下了飞机马不停蹄的就打车来到医院,在路上了解金钟大情况制止了边伯贤要提醒的言语,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认真的对边伯贤说:“在这待着也不是什么事,跟哥进去。”
边伯贤沉默的跟张艺兴对视着,最后站直了身子。
张艺兴看他这个样子笑了,酒窝里带着疲倦,深吸一口气,推开了门。

边伯贤是随着张艺兴的步伐后进来的,而金钟大因为被很久未见的张艺兴吸引了视线并没有看到边伯贤。
看着已经被队友们哄的差不多的金钟大,边伯贤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但是也不敢上前,默默的找一个十分角落的地方站着。
就像一个旁观者。

张艺兴瞥了一眼边伯贤的动作了然的眯了眯眼睛,加快步伐的走向金钟大,狠狠的将这个自己疼爱的弟弟抱进怀里,张艺兴边揉着他的头边说:“没事的,我们钟大是一个很坚强的孩子,不会被这个打击的太严重对不对,会马上振作起来的。”
“哥相信着。”
金钟大狠狠的将自己的五官埋在张艺兴那件白色卫衣里,双手拽着张艺兴卫衣的衣角上下点了点头。
“乖,哥给了你一个惊喜,不过可能会很晚到,希望你可以等一段时间。”张艺兴轻轻地拍着金钟大的后背安慰着又有些颤抖着的人,“不哭不哭,我们钟大可是小乐观呢,再哭眼睛肿了就不好看了。”
张艺兴拿过朴灿烈递过来的纸将金钟大从怀里扽出来轻轻擦拭着哭的稀里哗啦的金钟大,边擦边哄着“好啦好啦”“不哭了不哭了”。

看着这场景每个人心里都五味杂陈的
金俊勉走到窗户边转移自己的视线。
朴灿烈拧着眉头咬着下唇眼神里终于藏不住的担心与悲伤溢了出来,连带着手中的纸都被自己攥变形了。
金钟仁和吴世勋两人一人握着金钟大的一只手,带着小心翼翼,让金钟大感受手心的温度,用着他们特殊的方式鼓励着金钟大。
金珉锡看着这场景默默的退出了病房,跑到小楼道里抽烟,看着面前因为声控灯灭了所以变得黑暗的楼道,吸了一口烟之后跺了一下脚,看着前方不知想什么。

都暻秀看着金俊勉的动作就知道这蠢队长又开始自责了,叹了一口气走到他身边拍了拍的肩膀,“我说了,不是你的错,别自责。”
金俊勉看着他还是没忍住自己心里的酸涩,将脸埋进胳膊里无声的痛苦着。
大概是发泄,也是解脱,更是为自己深深的自责。

边伯贤则默默的看着一切,不作声。


12.
金钟大在张艺兴给自己擦眼泪的时候就发现了那道十分强烈的视线了,眯着眼顺着感觉看到窝在墙角处被层层人挡住的边伯贤,想起都暻秀的话,狠狠的憋住了想哭的感觉,换了一张纸开始写:
「哥,我想跟伯贤聊聊。」

张艺兴看着他写的笑着顺了顺金钟大的头,转过头看到都暻秀安慰着金俊勉,给了他一个出去聊的手势,又拍了两个小孩的肩膀让他俩站起来。
朴灿烈一直在旁边站着不用他来提醒,捏了捏金钟大的脸无奈的笑了笑,比了个“可要好好聊聊”的嘴型就出去了。

整个病房里就剩下两个人,一个在病床上,一个在墙角处,相视着。

最终打破局面的是边伯贤,撂下胳膊缓慢的走到病床边,拿过放在一旁的椅子坐了上去,看着金钟大的手犹豫了下还是很坚定的伸出手将小了自己一截的手握住,抬起头继续跟金钟大对视着。

金钟大看着眼前的人,瘦了。瘦的下巴更加锋利了些,原本两颊还有肉凸出来可爱的样子,现在明显颊骨都特别突兀的显现着,瘦的眼眶深深的凹进去了,瘦到一个衣服架子衬衫穿在身上却空荡荡的。
不用仔细看就能看到边伯贤嘴边出现的小胡碴子,眼睛下面有些发青了的黑眼圈,脸上也没有原来那样看着皮肤好了,连带着一看就是四五天没洗的油呼呼的头发。
眼中的疲惫他再怎么掩饰再怎么不想让金钟大知道,但憔悴的面容和整个人身上颓圮的气息怎么都刺痛着金钟大的眼触动着金钟大的心。

金钟大回握住边伯贤的手,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发现自己已经成哑巴了不能说话,只能比了个“傻瓜”的口型。
边伯贤看着金钟大骂自己是个傻瓜,伸出手摸上金钟大的脸,仍然是一副专注的样子,恨不得将自己记死在心里。
金钟大知道自己出这么一件事边伯贤心里比谁都不好受,看着眼前人的模样想着都暻秀的话不由得更加心疼起这个男人。

边伯贤其实很累。
他没有可依靠的对象,因为他的人在病床上躺着;他也没有可倾诉的对象,因为没人知道他心里承受些什么。他只能自己忍着,慢慢的等待着他的爱人从睡梦中清醒,无时无刻的关注他,抱着一点希望的等待着。
最后,他成功了,等到了他的爱人醒来,激动到颤抖的握住爱人的手,哭得像个孩子的他爆发出一个月来的解脱。
他本也是个性格活泼的人啊,他本也是爱撒娇的人啊。
被迫接受残忍事实的他啊,只能接受并改变自己,让自己强大起来,再强大一些,来保护自己身后的人儿,来面对那些流言蜚语,来面对这残酷的社会,为他的爱人建立起城墙,来保护他做他唯一的骑士。
他本是.一个.很活泼的人啊。


13.
金钟大越看越憋不住心疼,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他双手放在边伯贤的两颊上,将额头贴上边伯贤的额头,闭上眼睛但眼泪还在流个不停。
边伯贤将手放在金钟大的手上,温柔的攥着他的手轻轻的揉捏着,来安慰着伤心的人。

金钟大在队友来的时候都没有现在这么恨自己变成了哑巴,他多想亲口告诉眼前人他没有事情他很好,他多想拜托眼前人不要那么疲惫不要再担心。
他多想告诉边伯贤他还活着,他很爱他。
可是他没办法做到了。

慢慢的边伯贤将人搂到怀里,一手放在他的脑后,一手顺着他的后背,时不时亲吻着他的发丝,让人在自己怀中肆无忌惮的发泄着。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病房里静的可怕,但两人却都知道对方想表达些什么。
像两只受伤的野兽彼此舔舐伤口来缓解疼痛。

金钟大不知道自己在边伯贤怀里待了多久,他只知道自己哭着哭着哭累了就睡着了。
边伯贤抱着金钟大,从放在背后的手感受到怀中人气息的平静,低头一看原来是在自己怀中睡着了。脸上还带着泪痕眼角还红红的,乖乖的窝在边伯贤怀里,那样子像个瓷娃娃一样让边伯贤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的,将人平放在病床上,再将病床调回原先的高度。
将被子给金钟大拉好,边伯贤就这么坐在床头边看着金钟大的睡颜。恍惚间边伯贤觉得自己回到了金钟大还昏迷的时候,自己成天没日没夜的想着如果床上的人醒不了了怎么办,如果醒不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吗。他当然也会希望金钟大醒过来,但是醒过来的金钟大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哑巴会不会崩溃,会不会接受不了,会不会因为这个问题患抑郁症。

后来,边伯贤想,如果金钟大醒不来,他活着其实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再后来,边伯贤又想,如果金钟大醒来发现自己变成了哑巴接受不了,没关系,他已经料理好所有的事情,下半辈子就陪在金钟大身边当他的嗓子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后来,金钟大醒了。


14.
金钟大睡的不沉,没半个小时他就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转过头看着边伯贤一脸认真的样子,抬起手摸了摸边伯贤的脸颊。
用手将自己支起来坐在床上,拿过放在一旁的纸和笔,思索了一下在上面写到:「你个傻瓜。」
“嗯,我傻瓜。”
金钟大无奈的看着边伯贤,低头开始写:

「伯贤,我没有事情的。」
「变成哑巴这件事情确实是一开始很让我难以接受,但是在这么一天下来,我渐渐的也就看开了。」
「刚刚跟你对视的时候我就想,神总要拿什么代价来换你要的生命,比如说你最珍贵而珍惜的东西,比如说声音。」
「每个人都会经历些什么,可能结果有大有小,代价也可能或轻或重。」
「但最后最重要的,不是自己还活着这一件事情吗。」
「我还好好活着存在这世界上,陪在你身边,这不就是最好的结果吗。」
「所以,伯贤,感觉难受我来拥抱你,爱情的存在不就是让两个相互喜欢的人来交换彼此的感情,来体谅,来感受。」
「我一直都在想,伯贤你什么时候能够依靠我一下,哪怕小小的一下,能让你在我面前故作强势的外表透露出该有的疲惫。」
「伯贤啊,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啊,所以哪怕只有一小小下,能不能在你累到无力的时候,回头看看我。」
「能不能适当的依靠我,不要让我当你臂膀下的雏鸟好不好?我更希望的是当你并肩携手前行的人啊。」
「伯贤,我一直都在这里等着你啊。」

边伯贤没办法控制住自己的眼泪,一个月来自己是多么想找一个发泄的地方狠狠地哭上一顿。
但是不行,责任告诉他不可以,他也不允许自己这么做。
所以,他只能借着队友来的时候出去抽上那么一两根烟来缓解烦恼,来缓解自己挣扎的内心。
他确实是个男人,有应该保护的人,但他忘记了,他保护的人想要的是跟他一起走下去,只是想牵着他的手一起走过黑暗。
爱情本是两个人的事情,边伯贤却忘记了。

边伯贤看着金钟大最终笑了,最后将自己砸到金钟大的怀里,搂着金钟大的腰,放声大哭。


15.
一年后

金钟大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拉着边伯贤的手走到花园里,在边伯贤的注视下抬起双手。

金钟大先指了指自己的心脏,然后左手伸出大拇指,右手用掌心缓慢的摸一下左手大拇指的指背,最后伸出右手,指着边伯贤的心脏处。


【我爱你】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