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両兄

yohoooo~~~~

无名脑洞小短文

很无聊的,这个是金钟大的角度,还有边伯贤的角度。


公交车司机金
x
小职员边

甜短,温馨一口完。

无名脑洞短文(一)

1.
金师傅是一个一群三四十岁大叔中突出的二十多岁长得很俊俏的公交车司机了。

金师傅毕竟也是公交车的司机,虽说这个城市很小能时不时碰到熟人。但是绝大部分对陌生人是没有任何印象的,更何况金师傅是一个很尽职尽责的司机师傅,所以能让金师傅记住并印象十分深刻的没有几个。

但不代表没有。

这个将自己的下垂眼隐藏在大大的金边圆框眼镜框后,头发蓬松的很想上前揉弄两把,长的像一个还没毕业的小伙子却穿着一身正装的年轻社会人士,正是让金师傅印象很深刻的陌生人了。

金师傅因为年纪轻轻,被打上了身强体壮的标签被管事人分到了早六点的第一班公交车,而之后的分车就更没有准了,所以对于这种每次都能碰巧坐上金师傅开的公交车的几率是十分的小的。
不巧的是,这位社会人士只要坐车,每次都能坐上金师傅的公交车。

不管金师傅是早上还是上下班高峰期发车,还是正常交替班的时候发车,总之这位社会人士总能在不同时间点不同地点坐到金师傅发的公交车上。
也不知道是缘分还是故意的。

金师傅起初是不在意这些问题的,因为跟他一样的人大有人在,而且金师傅又神经大条,只有在事情发生之后反思过去的种种,所以在社会人士搭上话的时候,他对于金师傅来讲只是一个眼熟的程度,再深的就没有了。

那天是上班高峰期,因为天气的燥热和公交车里面的吵闹声,将金师傅的心一点一点打到浮躁的边缘。但是善良如金师傅,敬业如金师傅,是不会把这点烦躁表现在脸上的,所以当你向金师傅询问些什么的时候,金师傅还是会笑眼眯眯的温柔的回答你的问题。

金师傅就是这么一个温柔的人。

而温柔的人也终于迎接了他人生中的一个绝对不是过客的人,那就是社会人士。

社会人士因为来得晚的缘故被挤到了最末端才上了公交车,但是公交车里面简直就已经是后背贴后背的一种状态了,而社会人士思索了一下自己的站点,低头看了一眼表,随后抬头看着乌央乌央的一片人脑袋,索性就伸出手抓着公交车里面为了把乘客跟司机隔开的一个栏杆上保持平衡,将视线放在了正在认真开公交车的金师傅身上。

认真的金师傅也是会被看发毛的,大概是实在忍不了了,在一个红灯等侯的时候偏着头笑着问社会人士有什么问题吗。

社会人士这才反应过来盯着金师傅这么久的一个不礼貌的行为,连忙道歉跟金师傅说没事情的,随后又一脸耿直的对着金师傅说,
“就是感觉你长的很好看,一不小心入神了。”

金师傅被这句话打的浑身一震,正巧绿灯亮了,金师傅连忙把头转过来将注意力集中在开公交车上,但是金师傅能深刻的感觉到自己的脸绝对跟刚刚红灯一样,艳丽的不能看。

活了二十多年的金师傅,头一次被一个男人夸的红了脸乱了心,说出去可能真的会被人笑死。
单纯的金师傅是这么想的。

可能是这一次的谈话打开了两人心中的小窗户,往后的日子里只要碰到社会人士坐到了金师傅的公交车上,人多的时候就故意蹭到队伍的最后上车,人少的时候就坐在靠着前门的位子上,只为了跟金师傅交谈。

而金师傅也就此了解了能说会道的社会人士。

社会人士叫边先生,是一家大公司财政部门的职员,性格很好也会说话,所以公司上到大经理下到扫地的大妈都很爱跟边先生说话,一问为什么,他们都说跟边先生聊天很舒服。你再问为什么上没到老板,主要还是边先生职位还没到一定程度,所以没能让大老板见识到他的能力。

金师傅长时间的倾听加时不时无奈的回两句有了解到边先生年龄只不过比自己大一岁,这不了解还好,一了解金师傅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父亲听说自己要当公交车司机是说的话: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公交车司机是你干的活吗,放着好好的前途不要,非得吃苦!”
“算了,你爱怎样怎样吧。”

金师傅又有了一丝的沮丧,不过低沉了只有一两分钟,后又拍了拍脸告诉自己我自己选的一定要走下去不也是很有乐趣的吗。
金师傅就是一个乐观的小太阳。

这天是轮到金师傅带最后一班车,像往常一样的金师傅撑着略带疲惫的身体认真的完成一天的任务。

等到了路线到了中间站的时候,金师傅看着屏幕中车里最后一位乘客离开,微微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开着公交车到了无比熟悉的下一站。

到站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了边先生,因为边先生是准时准点的人,而末班车到达边先生坐车的站点就已经快九点半了,看着满面疲倦的边先生,金师傅遵循着自己的内心,略带了一些担忧地问边先生还好吗。
边先生先是一愣,抬头看了一眼跟上下班高峰期截然相反的空荡的车厢,带着一点颓废的笑着跟金师傅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我现在可不好了,要安慰才能舒服一点。”

因为边先生说的时候正好在等红绿灯,让金师傅有时间转过头瞪大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边先生。
脸肉眼可见的变得红润了,转过头看到灯变成了绿色,连忙驾驶着公交车继续上路,不过转向还没过的时候,金师傅开口说道:
“乖,摸摸头。”

过了两站也没看边先生出一点声音,金师傅在有了机会的时候转头看向边先生,结果看到边先生一脸沉思的样子,想着自己刚刚说了什么,金师傅以为是自己的话吓到了边先生,渐渐的浑身也不自在起来了,但边先生还是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自己。
金师傅只好主动打破冷场的局面,金师傅其实清楚,自己完全可以任由场面这么冷下去,但是他不能,他也不想那么做。
“我不太会说话,如果吓到你不要介意啊。”

公交车快到终点站了,而边先生还没有一点要下车的征兆,但看金师傅的眼神更加炽热了一些,金师傅在心里默默叹了一口气,将公交车驶进终点站。

在把公交车开到应属的位置上,金师傅解开了安全带,从座位上起身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双腿,看着边先生仍然保持着同一个姿势,金钟大带着小心翼翼伸出手在边先生脸前晃了晃。但是看着没有反应的边先生,金师傅想了想就要把手收回来,但还没收回来就被边先生一把抓住了。

金师傅是一个害羞的孩子,被这么抓着不免的多想了一些,比如边先生上来给他一下或者骂他什么的,心里更加忐忑不安了。

不过边先生倒是给了他第三种结果。


“我喜欢你。”

“我想做你这辈子除了父亲之外的第二个守护你的男人。”

“答应我吧,金钟大。”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