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両兄

yohoooo~~~~

手语【上】

我不知道我写了多少,有什么不合理的地方请谅解,毕竟我有的地方不懂,大概是出了车祸后变成哑巴的钟大梗,感谢观看。
感谢薛之谦的《哑巴》给我灵感。



1.
“娱乐新闻台现在为您播报。”
“昨日凌晨两点钟于xx段山地一带有一起重大交通事故。受害人是当红EXO组合中金钟大。”
“造成事故原因是黑粉故意别车,将白色保姆车别到山沟地带造成严重翻车,相关王姓某女子现已因故意伤害罪被逮捕拘留,等待审判。”
“救援人员到达后以最快的速度将金钟大送到医院进行紧急治疗,现仍无法确定其是否脱离生命危险。”
“娱乐新闻持续为您播报。”


2.
金钟大感觉自己身陷入一片璀璨的星河中,他看着眼前壮观的景色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尝试着伸出手去触碰那银河,但当快要碰上时意识就醒过来了。
金钟大迷迷糊糊睁开眼时,只感觉眼前天花板上的灯晃的眼睛疼,模糊着视线时就被一片阴影覆盖。
那人握紧他的手呼喊着他的名字,颤抖的手无不意味着那人此刻激动的心情,金钟大只好任由那人激动的胡言乱语,直到手背上感觉到有水滴滑落。

“钟大,钟大,太好了…”边伯贤紧紧的握着金钟大的手,脑袋贴向金钟大的手无声的哭了起来,而跟他在一起看护金钟大的金俊勉早已按上病床前的紧急呼叫,跑到门口迎接医生的到来。

金钟大艰难的回握住边伯贤的手给予安慰,在要张嘴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发出声音,他想可能是他昏迷太久嗓子有些干所以才发不出声音来。
金钟大挣脱了边伯贤的手示意他把自己立起来,指了指嗓子张开嘴表示要喝水。

边伯贤的身子有一瞬间猛的僵了一下,他表情有些沉重的将金钟大的病床上半部分起一个斜角让金钟大舒服的躺着,然后又拿热水壶倒了杯水。

“这种情况十分严重,声带是因为剧烈撞击而导致的损伤,可能…”

边伯贤看着喝了一杯水之后张嘴开口说话却发不出音的金钟大,将他狠狠的搂紧怀里。


3.
“可能他一辈子也发不了声音了。”
“您的意思是…他可能会成为哑巴?”
“不是可能,是已经确定下去的事实了。我们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但还是无法挽回金先生声带上的问题,这个只能是自身能不能接受的问题了,真的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他哑了啊!哑了啊!他哑了怎么唱歌!他那把唱歌当命的人一下就哑了!你们让他怎么活?啊!说话啊!”


4.
金钟大只能睁大眼尝试发音却不无法做到,可能是想到自己毕竟是出了大车祸不可能会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他还是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大概是失去希望般的在边伯贤怀里流出了眼泪。

金俊勉看到医生过来之后就转身回了病房,看着在边伯贤怀里的金钟大,长叹一口气走了过去,沉重的拍了拍金钟大的后背,张嘴要说些什么,但想了想还是闭上了嘴。
然后就是医生过来的一系列询问,金钟大看到医生进来拿着一张纸和笔时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不是错的,但可能是潜意识里面的抗拒,金钟大一直握着手中的笔,在医生询问的过程中只用肢体语言来回答。
其实金钟大清楚,他是心理上的抗拒自己不能说话这件事。

边伯贤看着这样的金钟大不免心口抽痛着,伸出手将金钟大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胳膊一带将人整个搂进自己怀中。
金俊勉看着看着默默的走了出去,他想起来要给队友打一个电话告诉他们昏迷一个月久的金钟大醒过来了,顺道他还需要跟公司来说明一下现在的情况。

打完电话的金俊勉转过头就看见站在自己身边拧着眉抽着烟的边伯贤,伸出手拍了拍他后背,“怎么让你出来了。”
“钟大他想一个人待会。”
边伯贤看着指尖烟头散发出来的白烟,又放到嘴边狠狠的吸了一口烟,想借此麻痹一下自己的神经。
“差不多就得了,这里是医院,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抽那么一两根解解烦还可以。”
“嗯。”
边伯贤呼出一口烟,看着飘荡的烟层不知道想着些什么。
金俊勉看着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了医院的小楼道。


5.
金俊勉一进到病房内就看着金钟大眼神空洞的看向窗外,紧了紧拳头缓慢的走到病床边坐在金钟大旁边。
金钟大已经拆了昏迷期间维持基本营养保持生命的点滴,病床旁放着边伯贤在楼下食堂买过来的粥,金俊勉隐隐约约的还能看见它散发着热气。
金俊勉一把抢过还在金钟大手里的笔,拿过放在他枕边的纸在上面写着什么。没过一会大概是写好了,叹着气将纸和笔放到金钟大视线范围内。

金钟大只好收回眺望窗外的目光,将视线转移到金俊勉写的纸上:
「再怎么样也不能跟身体置气,伯贤给你排队买的粥乖乖喝掉。」
「我已经跟队友们说了,大概一会儿他们就过来了。」

金钟大看着面前的纸愣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金俊勉,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将桌子上的粥端了起来慢慢的拿勺子舀着一口一口地吃着。
吃着吃着金钟大就忍不住心里的崩溃,眼泪就开始刷刷地往下流。混杂着白粥的清淡,眼泪的酸涩就有些突兀的进入了金钟大的口腔,酸着他有些发麻的舌头,涩着他打着颤的牙齿,强势而霸道的告诉着金钟大:

你变成了哑巴。


6.
接到消息之后第一个到的是都暻秀,都暻秀一脸急色的样子气喘吁吁的跑到病房前,看见插着兜靠着墙目视着前方的边伯贤皱了下眉,敏感的闻到空气中飘散的淡淡烟味。
“你又抽烟了?”

边伯贤转头看向都暻秀点了点头,又转过去继续刚才的动作,但是在都暻秀要将门打开的前一秒长开了口:
“钟大他…哑了…你别刺激他。”
都暻秀听着这消息不禁张大了瞳孔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闭着眼冥思着的边伯贤,放下了放在门把上的手走到边伯贤旁边,上下嘴唇张张合合的,一时半会没蹦出来一个字。最后蹲下来用手狠狠的抓了两把头发,脑袋低垂着,“我怎么可能会刺激他啊…”
“医生说没法治疗了,下半辈子只能这么下去了。”
“俊勉哥在旁边拦着我才没下手打那个医生。”
“什么叫要钟大自己去接受,这种事情怎么接受啊!”

越说越激动的边伯贤将攥紧了的拳头狠狠的砸到墙上,满脸阴沉的看着地面,也不看手有没有破皮就把手揣进裤子兜里,继续抬起头闭着眼靠着墙面,晶莹的泪珠顺着脸庞滑落,“你进去看看吧。”

都暻秀听着声音站了起来,小小的顺了一下刚刚被自己抓乱了的头发,走到病房门口将手放到门把上,不过在打开门之前他看向边伯贤,“你不进去?”
“我不了,我身上一股子烟味,等什么时候散的差不多我再进去。”
都暻秀看着边伯贤的模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把门打开了。

边伯贤刚刚砸墙的响声不可能不会传到病房里面来,金钟大听见那有些沉重的“砰”声心底五味杂陈的,低头看着自己捧着的那碗白粥。
门口的响声不免得吸引了两人的目光,金俊勉一看到是都暻秀起了身点了一下头算是简单的打了招呼,顺了顺金钟大的毛笑的一脸温柔,之后转过身走到都暻秀旁边,用两人听得到的声音问着都暻秀知不知道情况,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向着都暻秀又点了点头,走出了病房。

都暻秀走到病床边坐了下来,看着金钟大红着眼睛分明是刚哭过的样子的捧着怀里的粥,笑着对他说:“先把粥喝了吧。”
金钟大只好乖乖的将粥喝掉,然后将碗放到桌子上。都暻秀看着放在一边的纸和笔,想了想还是将纸放到金钟大面前。
“刚刚在门口的时候边伯贤都告诉我了,纸给你放这里,写不写就看你怎么想的了。”
都暻秀平静的看着金钟大缓慢的将笔握在手里,又见他把纸拿了过来放到自己的腿上。

“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的嘛?”
都暻秀看着金钟大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慢慢的在纸上写了些什么。
「没事了,刚刚医生问过一遍了。」
接着他又在纸上写着:
「其他人呢?」
“他们可能还得等一会儿,世勋拍广告很快就过来,就是钟仁在拍电视剧一时半会可能不会很快就到,珉锡哥和灿烈去参加典礼了,应该是走个过场就回来了,俊勉哥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好录完歌就赶过来了。”
“哦对,艺兴哥飞机是下午两点到,可能你看见他还需要点时间。”

金钟大点了点头:「那伯贤和俊勉哥?」
“队长把工作全推到下午了,他下午要去拍电影。”都暻秀耐心的回答着,然后停顿了一下,“伯贤他…”
金钟大疑惑的看着他。
“伯贤在你昏迷的一个月里推掉了所有的通告。”
“并召开记者会出柜。”


7.
“请问边伯贤先生您召开记者会是因为什么?您的队友金钟大先生不是还在医院里面抢救吗,这个时候召开记者会不会是关于金钟大先生的事情吧?”
“抢不抢救跟你们没关系,我今天召开记者会是为了向世界公布一件事情,我也不打算藏着掖着什么了,既然出了这么一件事情,也算是为了公布垫个开头。”

“我边伯贤,是一个同性恋。”
“并且是一个有了爱人的同志。”
“不作任何评论,报道怎么写是你们的事,就这样。”


8.
金钟大听见这句话之后只能用瞪大眼睛来表示自己的震惊,他有些颤抖又急切的在纸上写着什么,最后狠狠的递到都暻秀面前。
「什么叫出柜!他出什么柜?!」
「他到底怎么想的,你们怎么不拦着他!」
“没用的,我们都拦过。”都暻秀低着头扯起一抹虚弱的笑,“灿烈因为他要出柜这件事还跟他打了一架,但是没用。”

都暻秀回想着当时的场景。

那是经纪人接到医院电话之后发生的事情。当时的金俊勉正好在经纪人身边,看着经纪人一脸慌张的样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钟大他…钟大他出车祸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经纪人抛下了一枚炸弹砸在了金俊勉的心头上,经纪人擦了擦头上冒着的冷汗,来回踱步着,最后将手放到金俊勉肩上,一脸严肃的跟他说:“俊勉,哥得去上面把这件事说一下,哥还得跟钟大的家人交代一下,可能没有办法赶到医院,你跟别人说一声,带几个人去医院看看钟大的情况吧,医院是南大医院。”
“我知道了,哥你快去吧。”金俊勉一只手撑着旁边的墙,看着经纪人走后攥紧了拳头,将手机从口兜里拿了出来拨打了电话。
“…伯贤啊,你听哥说。”金俊勉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钟大出车祸了,现在在南大医院抢救。”

金俊勉抬头就看到往这边跑的人们,手术室的大门还严密的关着,旁边的红色的两个字无不彰显着存在刺痛着来人的眼。
事实上不止边伯贤一个人来,当时的金俊勉正好跟经纪人有事情离开的练习室,吴世勋和金钟仁出去买水,金珉锡去健身房照例健身,剩下的人都在练习室无聊的闲待着。
正当边伯贤躺在沙发上翻看着手机里面保存的金钟大照片想念着金钟大时,金俊勉的电话就来了,他有些愉快的按了接听,听见对面沉默了一会儿,有些不寻常的语气透过话筒传入边伯贤的耳中。
边伯贤只好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也十分严肃的嗯了一声,紧接着就听到了让他差点疯掉的信息。
边伯贤听到那个消息之后的一瞬间脑子是空白的,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前方,手也有些颤抖,说话的语气都变得小心翼翼的,“哥,你别逗我啊哥,什么抢救啊,这个笑话不好玩。”

“边伯贤,我这次没跟你开玩笑。”那头有些疲惫的声音一点点击碎着边伯贤那有些侥幸的心思,“快去医院吧。”
边伯贤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声,站起来就要往外跑,但因为太过慌张左脚绊了右脚摔到地上,有些沉重的声音吸引了正无所事事的队员们。
都暻秀跑过去皱着眉将边伯贤从地上拉了起来,看见边伯贤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问着他发生什么了,边伯贤并没有搭理他,自顾自的说着什么,“不可能吧,出车祸什么的还是骗人的吧…”
随后抬起头看向都暻秀,笑着问他,“暻秀啊,出车祸什么的不可能吧。”
“什么出车祸,谁出车祸了?”都暻秀一头雾水,但又想了想边伯贤现在的状态,瞪大着双眼揪着边伯贤的领口向他喊:“你的意思是钟大出车祸了?”
“是不是你也不信啊,我就觉得队长骗我呢。”都暻秀看着边伯贤一脸有些绝望的表情,转身对着看向他俩的人说:“灿烈,你扶着他走,看他这个样子可能是钟大出车祸了。”
“什…?”
“别问什么了,快拉着他去医院!”
都暻秀看着朴灿烈将边伯贤接过去,跟着他往后面走,半路遇到了买水回来有说有笑的金钟仁和吴世勋,俩人看着慌张的三人也急了,问着发生什么了,都暻秀回头拍了拍边伯贤的脸问着他是哪个医院,得到边伯贤有些失魂的回答后对着他俩说:“别站着了,先打车去南开医院。”
“不是,去医院干什么?”俩人一头雾水的看着对方,但还是听从了都暻秀的话伸手拦了两辆车,分头坐了上去。
都暻秀在车上刚想给金珉锡打电话就看到手机上显示着金大哥的呼叫,点击了接通。
“你们干什么去了,练习室怎么没人。”
“哥,这个不好说,你能不能开一辆保姆到南开医院。”
“行。”金珉锡没犹豫的挂了电话,十分迅速的要到了一辆保姆车。

车里安静的不像话,边伯贤有些无神的看向车窗外,朴灿烈与正好往后看的都暻秀相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边伯贤,不管钟大怎么样,你都要振作起来,能保证吗?”

边伯贤仍然看着窗外不做回答,但轻微的点了点头。
其实他明白金俊勉不是一个在大事上面爱开玩笑的人,他只是不想接受这个事实,这个有些残酷的事实。

等一行人到了医院里,询问了一下哪里有出车祸急诊做手术的人,在医生指过之后边伯贤边没在管任何人跑了过去。
金钟仁和吴世勋再怎么不知情现在也有些明白了,吴世勋抻了抻朴灿烈的衣摆问他:“到底发生什么了?”
“哦对你们俩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朴灿烈这才发觉到,看向都暻秀,“你解释解释吧。”

“钟大他出车祸了,正抢救着,详情我也不清楚,到队长那边再问清楚吧。”都暻秀说完之后就跑了过去,留着剩下的人在原地站着接受着这个事实炸弹。
“我刚刚没听错吧…”吴世勋有点难以接受,看向金钟仁的眼神里带着祈求,“这种事情应该发生不了吧,发生的话,为什么会是钟大哥呢?”
金钟仁拍了拍吴世勋的肩膀也为这件事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先别管了,到俊勉哥那里问实情吧。”
“嗯…”

“来了。”金俊勉看着死盯着手术室门的边伯贤,“我问了一下,已经进去一小时了。”
“什么时候出的车祸。”边伯贤只感觉现在的自己异常的冷静,冷静的有点不正常。
然后剩下的除了金珉锡和张艺兴没到,都到了现场看到了“手术中”的字在大门上闪烁着。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队长,为什么会发生车祸啊?”
“钟大在老师那里录完歌下来,遭到了黑粉的别车,那人别完车之后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又打的电话自守。”
“那女的现在被拘留了,如果钟大挺不过来她就是故意伤害罪判死刑,如果挺的过来她也得承担法律责任在里面待多长时间。”
“但我不管那女的什么后果,我只希望钟大能挺过来,真的。”金俊勉说到最后声音都有点颤抖,默默的拿手挡住流着泪的脸不让他们看见。都暻秀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着说:“哥,这是不怪你,别自责了。”

“对了,那司机呢?”金钟仁一下抓住了重点。
“司机…”金俊勉想了一下,“司机好像是因为头部被撞到了石头上,再加上车部翻转的太过严重,当场死亡。”

“那这女的不想坐也得坐。”冷静的声音传到每人耳中,大家都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是金珉锡。“我刚刚问了经纪人,已经知道了实情,不管钟大什么结果,一条人命没了那女的就已经完蛋了。”

“那黑粉到底为什么干出这种事儿?”朴灿烈不解道,他不是不知道又黑粉这种人,他甚至都清楚黑粉疯狂起来都能做出什么,但是这种情况的黑粉他实在想不出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因为什么。
金俊勉看了一眼边伯贤,刚要张嘴就被金珉锡抢着说了出去,“那人是个cp死忠饭,也是伯贤的私生加死忠。”
金珉锡看着边伯贤一脸什么的表情看着自己,“因为太爱伯贤了,看钟大跟他走得太近而心生杂念,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已经晚了。”

“我操他妈,私生饭私生饭怎么就那么多智障一天天显摆智商!”边伯贤听后狠狠的砸了一下墙,其余的人听后也沉默起来。
边伯贤想了一下,如果这真是她故意制造车祸的原因的话,那这有很大的原因在自己身上,沉默了一会拿出手机要拨电话。
金俊勉看他的动作,问着他要做什么。
“召开记者会,我要出柜,跟他们说钟大是我爱人。”

“边伯贤你敢这么做我就在这里把你打废了。”金珉锡听到后攥紧了拳头,“你自己出柜为什么要搭上钟大,你也不是不知道出柜之后什么情况,你自己能受得住钟大可不陪你胡闹!”
“我不出柜怎么保护钟大!哥,你告诉我,我不出柜怎么能保住钟大在被同样的事情同样的原因伤害啊!你告诉我啊!”边伯贤狠狠的抽了自己一巴掌,“都他妈是我太没用,没能保护钟大,我他妈怎么没在那场车祸里呢,我就该替钟大去死。”
“边伯贤我告诉你,只要这手术没完医生没下死讯,钟大就还有一线生机,你别他妈给我在这里作死。”

“如果钟大真死了,我也活不成了。”边伯贤低着头说着,然后拿起手机开始拨打电话,朴灿烈一个长腿迈了过去夺过边伯贤的手机扔到都暻秀怀里让他接着,然后转身就给边伯贤脸上来了一拳,将边伯贤打爬在地上。“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是这情况我只能把你打醒了才能和你正常说话。”
“好啊,来啊,今天你朴灿烈打不醒我你他妈跟我姓!”边伯贤站起来就是一脚将朴灿烈踹了出去,两人没一会就扭打在了一起。
最终是队友和医生一起将两人分开,做了消毒和包扎,才解决的这场闹剧。

金俊勉看着坐在手术室门口对方没比对方好到哪里去的两人叹了口气,转身又将心思放在还在做手术的金钟大身上。
经两人这么一闹,时间也过去三小时久了,在每个人都经历了这么多闹剧之后,沉寂了一段时间,终于迎来了手术室门的打开。

医生看了看外面的情况,让人把金钟大推了出来,安排去病房,他说完之后走到金俊勉跟前,摘下了口罩,“手术很成功,不要担心了。不过现在还是得转入重病病房做检查,以防万一,要是没有事情的话大概两周左右就能调到普病那里。”
之后医生面露难色,小声的对着金俊勉说:“不过我这里还有点情况,劳烦您一会儿跟我走一趟了。”
“行。”金俊勉点了点头,之后转过头看着没跟其他人一起去看金钟大情况的边伯贤,用手按摩了一下头部,缓解已经疲惫不已的神经。
两人就跟着医生走了。


9.
“伯贤他,是你出了病房之后两小时公开的。”都暻秀看着窗外的风景,“他在重病房外看了你一小时,洗了把脸就开始筹划记者会,带着疲倦去参加的,就像他所说的,记者为了销量什么都敢写。”
“他被原先做代言的广告商给退了,电视剧和电影也换了别人替他的位置,说好的OST二话不说就换了个人,连电话都没给他打。”
“公司…还说要雪藏他。”
“他把仅剩的那几个通告也给退掉了,一个月里就在医院里面看着你,你在重病房的时候不能进去,他就在医院的长凳上睡觉,睡也睡不了多会儿,大概是两个小时吧,他就起来继续在玻璃外面看着你的情况。”
“你也争气,在重病房里待了一周都不到就转成普病了,伯贤也从外面的长凳变成了你病床边,我们每次来的时候都能看见边伯贤坐在你床边照顾着你,哪怕你没醒。”
“我们不是没劝他回去休息过,但他这一个月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都是回去简单的冲一下澡换个衣服就又匆匆忙忙的赶过来,来回加起来不到半个小时,他还在半路给你买粥,怕你昏迷只靠点滴维持不了健康,就耐心的喂着昏迷的你,虽然你没醒。”
“队里的成员都和他一起看护过你,因为还有通告需要跑所以我们都是轮着来,除了边伯贤。”
“伯贤真的,很辛苦了。有几次我看着他看你看的出神,回过神来跟我说看好你就去那边那个小楼道里面抽烟解闷,一个月下来他抽的烟有那么十多包了,劝过他不让他抽,他却说没办法控制不了。”
“这么看来,我其实蛮心疼边伯贤的,你感觉呢。”

都暻秀看向金钟大,看着他泪流满面的样子,抬起手轻轻的将金钟大脸上的泪水擦掉,温柔的对着他说:“答应我,一会好好跟伯贤聊聊吧,他很担心你。”
金钟大咽下酸涩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