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両兄

yohoooo~~~~

同居三十题【白橙】

我终于更同居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bug请忽略。


第二十题,一个惊喜
其实两人的最大的资产不只有那一套房,还有一辆车,但是外形快跟废车一样了。

其一呢两个人都不爱开车,嫌弃开车麻烦。边伯贤是时不时因什么急事儿才去碰那辆快变成黑车的白色奥迪Q7,而金钟大,除非有边伯贤在,不然他都不看那辆车一眼的。

再来呢就是俩人都不怎么注重保养车。一辆性能比较好的白车在阳光风雨下雪天,雾霾沙尘洒水车等各种各样的外来因素的辛勤灌溉下,要是想正常带着它上很远的路的话,其实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这不,想要实施自己的计划的边伯贤看到车时瞬间丧失了出门前给自己加油鼓气的勇气与信心。那也没办法,他糟蹋成这个样子的车自己跪着也得把它整回最初的模样来保证自己的计划十分漂亮的完成下去。

所以边伯贤就凑凑活活的将车开到了4s店大修特修了一番。

顺便在心里做着决定:以后不管怎样都不能把车扔到一旁不管,会死人的。

他说的是价格。

得到了两天后能修理的差不多的保证之后边伯贤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家,看到餐桌上已经碗筷齐全,饭菜色香俱佳的样子,满足的眯了眯眼睛舔了舔嘴唇,小心翼翼的挪到厨房门口。

因为怕梦龙会在做饭的时候进到厨房打扰到自己,金钟大早就把厨房的小推拉门关上了。边伯贤瞥了一眼远在餐桌下面盯着自己的梦龙,冲它吐了吐舌头,在梦龙尝试用自己的小短腿跑过来时迅速的将门拉开蹿了进去然后关上门。在推拉门隐隐约约透露出梦龙一边来回走一边又拿爪子吧啦门的样子,边伯贤还不厚道的笑了。

金钟大是一个很认真的人,就比如说在做饭这方面。但是任谁安安静静做饭的时候旁边突然爆发一阵狂笑声都会被吓一大跳的好吗,更何况他很认真的在做饭。

被边伯贤的笑声吓得心脏直突突的金钟大攥紧了握着锅把的手,心里默念着“不能糟蹋我这一锅好菜”,强忍住将锅砸到边伯贤脸上的冲动,装作很十分淡定的在炒菜。事实上如果边伯贤再刺激他他就把铲子扔到边伯贤脸上让他自己做,金钟大下一秒是这么想的。

本以为充分了解边伯贤尿性的金钟大还等着边伯贤过来做什么搂搂腰种种草莓或者别的耍流氓的事情,结果把火关了这之后都没见边伯贤实践着什么,疑惑的回过头看见边伯贤靠着墙环抱着胸一脸宠溺外带点自豪的看着他。

等等,自豪?金钟大疑惑到了极点,转过身子叉着腰面对着边伯贤,撅着嘴拧着眉眼神从边伯贤的头看到边伯贤的脚,最后再回到那扬起十分宠溺的嘴角和透露着浓浓爱意的眼睛,后退一步的金钟大最后终于知道在哪里出现了差错——是边伯贤那莫名其妙抬起的十分微妙的角度散发出来的自豪气息。

“你自豪什么?”金钟大翻了个白眼走到洗水池洗着手。

“嗯?我有很明显吗?”边伯贤放下手臂走到金钟大后面,将两手撑在洗水池两边把金钟大圈在怀里,冲着弯着腰洗着手的金钟大耳朵呼出了一口气,看着满满变红的耳尖轻笑了一声,对着他的耳朵说:“我当时啊,在想我老婆怎么这么能干~”

边伯贤看着被自己圈在怀里的金钟大红着耳朵和脸的将水关掉,用胳膊挣了挣自己立在他两边的胳膊结果没挣脱开,默默的低下了头。在边伯贤以为自己玩笑开的过头惹自家祖宗不开心刚要开口哄的时候,金钟大灵活的一转身甩了边伯贤一脸的水。

边伯贤因为本能的闭上眼睛往后躲,随后小腿一疼,睁开眼时候看见是金钟大踢了他一脚,还作势要掐他腰,边伯贤随意的糊了一把脸将水都扒拉下去,往前一扑将有些张牙舞爪的金钟大压在厨房的台子上。

“边伯贤你个臭 流 氓放开我!”金钟大使劲挣脱着被边伯贤束缚住的双手。

“宝贝儿你消消气儿,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边伯贤撒着娇卖着萌动用着武力来镇压怀中的奶猫,看着仍然挣脱自己双手的金钟大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脑袋一伸将金钟大嘴堵的死死的。

被强制性堵住嘴的金钟大只好老老实实地感受着边伯贤带来的温柔。慢慢的,边伯贤将禁锢住金钟大的手松开改成搂住金钟大的腰,金钟大也双手攀上边伯贤的肩膀。

金钟大不过一会就发现边伯贤吻的有些过分了,恨不得将他嘴里的空气全部吸走的吻法真的让金钟大有点不能接受。在边伯贤的舌头缠绕住自己的舌头时,金钟大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软下去的腰和有些发颤的腿,他也从攀着边伯贤的肩膀变成了胳膊死死地搂着边伯贤的脖子不让自己脱力掉下去,虽然边伯贤搂着他的腰是不可能掉下去的,但是人总是有个本能心理,再来就是金钟大他是闭着眼睛的。

金钟大受不了这侵略性与占有欲十足的吻,没过多会儿就用仅剩的力气腾出一只手掐了边伯贤腰一下,边伯贤疼的只好离开金钟大的双唇。舌头本还是缠绕着的,但被金钟大这么猛然的一掐只好仓促分离开来,虽然疼但还是要搂着金钟大腰的边伯贤呲牙咧嘴的看着生理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鲜红的舌头还有一小截从嘴唇里出来,眼神迷离还气喘吁吁的样子,边伯贤感觉这么下去他就要犯罪了。

“钟大…”边伯贤低着头跟金钟大对视着,又亲了亲他的眼睛,“你知道你有多性感吗,嗯?”

“我…呼~”金钟大深吸了一口气,抬手给边伯贤后脑勺来了一下,打着软的腿强撑着蹲下来离开边伯贤的怀抱,又冲着边伯贤那一脸蒙 逼 样子来了一脚在小腿上,打开厨房的门,转头对着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边伯贤大喊:“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盛饭吃饭!”

然后头也不回的留给边伯贤一个残酷的背影,边伯贤看着已经盛好了的菜无奈的笑了,“明明害羞还这么不诚实,这个匹诺曹。”

然而这头金•匹诺曹•钟大正在餐桌前享受自己的晚餐。

到了晚上动物交配啊呸人类安静睡眠的时间了,边伯贤和金钟大双双洗完澡之后躺在床上,金钟大抱着一本书看得正香,边伯贤搂着金钟大的肩膀让他靠到自己怀里为舒服一点的看书而做出奉献着,实际上他在刷x音。

大概是受了那些秀恩爱的人的启发,边伯贤开始筹划着自己要给钟大的一个惊喜。

“嗯…首先我得把车修好了开回家才能实施我这完美无缺的计划。”边伯贤心想着,然后看开一笑,“嘿反正还两天呢先把东西订了再说。”

然后边伯贤就开始了漫漫筹划之路。筹划东西的同时当然要告知一下怀中的人,边伯贤放下手机伸出手低着头捏了捏金钟大肉嫩嫩的脸,看着金钟大因为他的动作而皱起来的八字眉宠溺的笑了,温柔的说:“宝宝,过个两三天的我们去看海吧。”

“噫~”金钟大摆出一副要被边伯贤这个称呼恶心坏了的表情,“我跟你讲边伯贤,别拿你在那上面看到的什么庸俗的名称加在我身上,好好的名字不叫你非得叫的这么肉麻还犯恶心的称呼,我名字白取的啊!”说完还伸出手狠狠的戳了两下边伯贤的脑门。

边伯贤无奈的眯上眼睛,低头亲了金钟大脸庞一下,“好,我不那么叫了,那宝贝儿答应我吧,咱们去看海。”

金钟大听见那声“宝贝儿”摆出一脸果然的表情,心里想着什么“没救了,这人没救了”等各种关于边伯贤是个傻子这件事实,但他也明白,边伯贤只是爱在他身上犯傻而已。

金钟大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来缓解自己那一口卡在嗓子眼里的老血,“算了算了随便你吧,我也好久没去看海了,那咱们就全当放松一下吧。”

“爱你啊,宝贝儿。”金钟大听到后翻了个白眼,继续把注意力放到书的内容上,嘴里也嘟囔着,“我知道啦,我也爱你。”

边伯贤看怀里人明显的被自己惯出小脾气来的样子可爱的抓紧,不过在揉了揉金钟大的肚子结果挨了一爪子之后也不闹了,哪怕自己心里和手心十分痒痒。

第二天清晨边伯贤给还在睡梦中的金钟大做好了早餐,亲了亲金钟大的额头留了一张纸条就出门了。先到4s店将车接回来,看着已经变得大不同样子的车差点没抱着车痛哭。开着车到花卉市场,问着各种花店里面的花的价钱,大致了解之后抱着手机找到一个公共休息区坐下来慢慢计算着,刚决定要去哪家店的时候金钟大的电话就打来了。

“喂宝贝儿你起了?”边伯贤特意在接之前看了一眼时间,“好好收拾收拾之后去吃饭,我早上做的饭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凉透了,你放在微波炉里面再热热吧。”

“你去哪里了…”金钟大明显是刚睡醒就打过来的电话,嗓音低沉又有些沙哑,但边伯贤就是能听出里面的撒娇与本能的依靠。“我出来有点事情,不是要去海边吗,我把咱家车拿去修顺道保了个养,还得要点时间呢。”

边伯贤看着面前一对小情侣看着花的欣喜而相识一笑的样子,心中不免的也想着正在打电话的人,“我应该是快回去了,宝贝儿,听我的话好好的把饭吃掉,等我回家。”

“知道了。”金钟大还是有点困意的,迷迷糊糊地听着,“那破车还修什么啊都脏成那样了。”

“有车不用才是浪费呢,小笨蛋。”边伯贤无奈的回答着,“别睡过去,乖乖去吃饭。”

“知道啦知道啦!”金钟大冲着空气恶狠狠的小声喊了两声全当是早晨的开嗓子了,“有什么事儿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去找你。”

“这话我得跟你说。”边伯贤伸出手玩弄着放在面前的矿泉水瓶的包装纸,“行了,快起吧。”

“嗯,那我挂喽。”金钟大挣扎着从床上起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挂吧。”边伯贤听到听筒里的嘟嘟声笑了笑,收起手机开始找自己要去的花店完成自己的任务了,毕竟时间有限他不能再浪费下去了。

跟花店老板交代完了之后交了定金开车到了大商场,上到二楼有一家特大的玩偶店,用最快速度挑了一个他认为十分向金钟大的中型橘猫,怀里抱着只橘猫玩偶的边伯贤就这么走到了车库将橘猫放到后备箱里。在要开车走的时候想起了什么又匆匆忙忙的跑回商场,原来是想起了家里给金钟大屯的粮食快没了,挑了一会金钟大喜欢的零食就拎着大包小包的扔到了后座。期间又路过了菜市场,进去买了点除了蔬菜之外还有的草莓和芒果,终于心满意足的要回家了。

但其实中间还停了一次去捣鼓了一些别的小东西,这个就暂时保密了。

因为花很容易就会枯萎,边伯贤不敢让人做的太早到时候白费了那么多钱不说还不好看,所以边伯贤第二天在花店快下班的时候将车开过去让他们把花装进后备箱,后来边伯贤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整理了好一会的花的摆放位置。

在打理好一切的边伯贤回到家,抱着金钟大蹭了好一会才肯放开。毕竟过不了多久是要做大事的,所以这时候就安安静静看着金钟大的容颜傻笑吧,这是边伯贤盯着金钟大的原因。

边伯贤特意定了个四点的闹钟,因为他想要带着金钟大看日出,看着把自己蒙在被子里不想出来的金钟大,无奈的揉了揉额头,轻轻的给金钟大换好衣服,毕竟凌晨的风不饶人,边伯贤拿小毛毯将金钟大裹了起来一打横抱了起来,将金钟大放到后座让他好好睡,不过一会又从家里拿出来一个小枕头放到金钟大脑袋下面让他睡得更安稳一些。

打理好金钟大的边伯贤看着睡得一脸满足的金钟大关上了车门,要带的东西也带好了,两人终于上路了。不过半路边伯贤又在宠物店停了一下,抱着一个盒子出来,打开后备箱放在那只橘猫的腿上固定着,确定不会翻转或者盖子打开就关上了后备箱,坐到主驾驶位时向后看了一眼金钟大,宠溺的笑了。

金钟大醒的时候发现自己在车里,身上盖着小毛毯,坐起来揉了揉眼睛将车窗摇下来,结果感受到了一阵对于他来说比较寒的风,带着大海的味道。

金钟大拍了拍脸,将毛毯放到一边打开车门下了车,四处观望着边伯贤的身影,终于在离海很近的地方找到了。

“呀!”边伯贤被吓了一跳,摸了摸金钟大毛茸茸的头向后看了一眼已经沉寂下来的车,低头温柔的说:“车钥匙拔下来了?”

“嗯,给。”金钟大拍开边伯贤的手将车钥匙扔到他怀里,然后开始跟海玩追逐游戏了。

“小幼稚。”边伯贤看着金钟大一脸兴奋的样子小笑了一下,然后又冲着金钟大的背影喊:“别太疯了,着凉了很难受的。”

“知道啦!边妈妈!”金钟大不管边伯贤继续与海互动着,看的边伯贤一阵无奈。

大概真的就是,你玩海,我看你的样子吧,金钟大也感觉玩累了就跑到边伯贤身边喘着气,边伯贤擦了擦金钟大额头出的汗,捏了捏金钟大的脸,“渴了吧,后备箱有水自己去拿。”然后将车钥匙给了金钟大。

金钟大确实有点渴了,迈着有些轻快的步伐走向奥迪,将车锁打开之后走到后备箱处按下了按钮。

大概没有办法形容金钟大看到眼前这小小的花海的心情了,激动,喜悦,或者是感动,大概都没办法来形容吧。

他有些震惊的抬起头看向一脸笑意的边伯贤,慢慢的看到太阳在边伯贤的身后缓缓升起,不知是真的巧合还是边伯贤知道才让他过来的,总之现在的边伯贤在金钟大眼中耀眼不已。

金钟大握紧了手,将后备箱砰的的一下关上了,然后拼尽全力跑向边伯贤。

蹦到边伯贤身上被他接住的那一刻他想,要是回报的话,这点虽然不够,但却最能表达他现在的感受吧。

边伯贤在金钟大奔向自己的时候就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早早的就伸出手迎接金钟大的拥抱,结果没想到金钟大简单粗暴的给他来了一个熊抱,没接收住的边伯贤没站稳脚跟,结果双双掉了下去。

吃了一嘴沙子也无法抑制住内心的金钟大紧紧的搂着边伯贤,用行动来表达自己对他的爱,边伯贤喘了一会气将还搂着自己的人抱着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了忘记关锁的车。

将车钥匙从金钟大手里拿过来打开后备箱,一手托着金钟大的屁 股,一手将盒子打开,“钟大,你回头看看这是什么。”

金钟大离开了边伯贤的颈窝,红着眼跟边伯贤对视着,看到了边伯贤眼中的担心笑了笑,拍了拍他的后背让他把自己放下来。被放下来后的金钟大转过身看见盒子里正是一只睡得正香的小橘猫,金钟大一下就兴奋了,“呜哇~伯贤你在哪里找到的这么可爱的橘猫啊~”

“给你的。”边伯贤看着小心翼翼伸手触碰小猫的金钟大,看着他眼睛里跳跃的星星的样子知道自己果然没白忙,“是个小女孩,想个名字吧。”

“没起名字吗?”金钟大疑惑的回头看向边伯贤,看着边伯贤点了点头又转会视线,一脸温柔的说,“那就叫胖胖,好不好!”然后转头对边伯贤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

边伯贤当时想,花再艳,景再美,与不及面前人那幸福又满足的笑颜啊。



——小番外
回到家之后的边伯贤看着金钟大怀里抱着的橘猫有一瞬间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要给自己作这么一个情敌出来,黑着脸的边伯贤问着金钟大:“宝贝儿,你为啥给他取了个名字叫胖胖?!”

“因为十个橘猫九个肥啊。”

“那这个也可能是那一只啊。”

“不不不,下面那句话是,剩下一个胖起飞。”

评论

热度(20)